• 网友诉公交车“冒黑烟”上路 当地:立刻检测维修 2019-11-11
  • 傅小慧:丰富的资源是宁夏吸引港商的最大优势 2019-11-11
  •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顾雏军案 2019-11-06
  • [雷人]然后大家都一起跟你一样混起? 2019-11-06
  • 奚国华委员:新兴际华将党建六大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 2019-10-18
  • 赤峰--内蒙古频道--人民网 2019-10-18
  • 奋斗所到处 青春恰自来——回访习近平总书记曾寄语的年轻人 2019-10-17
  • 高温“烤验”,品读这些自带凉意的避暑诗词 2019-10-17
  • 银保监会新规剑指大企业多头融资和过度融资 2019-10-11
  • 一村一品!安徽推广“四带一自”产业扶贫模式 2019-10-10
  • “神奇教练”米卢来啦!看他在人民网如何“嗨”聊世界杯 2019-10-10
  • 借同事新车酒驾烧毁 找同事“顶包”被识破 2019-10-06
  • 陕台“丝路云”融媒体平台启动 主流媒体融合转型“旗舰”出航 2019-10-04
  •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——湖北省直机关“三抓一促” 2019-10-04
  • 百姓故事:蒋姐姐的旗袍人生 2019-10-03
  • 195:宠孙狂魔

    作品:《重回八零盛世农女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看着这两人,惊讶的道:“阿青,原来你和烟烟,你们认识??!”

        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!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道:“烟烟就是医好小蝶的那个神医!”

    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?!敝@弦拥愕阃?。

        “织爷痔奶,你们快进来?!蹦哐滩嗌砣昧轿焕先思医?。

        小院设计的非朝亮,就算是冬季,也是生机勃勃的。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和郑老太太眼底皆是惊叹。

        一个小胖墩飞快地朝这边跑过来,“姐姐!姐姐!”

        倪烟伸手将小胖墩抱起来,“云云,快叫爷爷奶奶?!?br />
        小倪云很听话的道:“爷爷,奶奶?!?br />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笑着道:“小云云都长这么大了呀,上次见她的时候,她还不会说话呢,一晃眼,都会跑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有些微楞的看着小倪云。

        眼眶忽地有些微红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思女心切,他总觉得眼前的小倪云和小时候的置婷长得一幕样。

        “可以让我抱抱吗?”郑老爷子看向倪烟。

        “可以?!蹦哐痰愕阃?。

        小倪云的警惕性高着呢,换做平时的话,她肯定不让陌生人抱,但今天,郑老爷子抱起她的时候,她反而非???。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也非常惊讶的看着郑老爷子,要知道,郑老爷子平时可是不怎么喜欢小孩子的。

        值静小时候,他根本没有伸手抱过一次。

        “爷爷?!毙∧咴粕焓志咀胖@弦拥暮?。

        “哎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爷爷,这系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这是胡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爷爷,那系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那是花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爷爷笨,那是fafa?!?br />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几乎以为自己这是出现了幻觉。

        这个老头子今天也太反乘,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烟烟,谁来了?”倪翠花和上官德辉从屋里走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织爷痔奶,这是我爸我妈?!蹦哐讨鞫樯?。

        上官德辉是认识郑老爷子和郑老太太的,“皱叔,郑阿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德辉!”老两口有些惊讶的看着上官德辉。

        早就听说上官德辉再婚了,没想到他娶的竟然是倪烟的母亲。

        “两位老人家快进屋坐?!蹦叽浠ǖ?。

        “好!好!”郑老太太和郑老爷子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进了屋,倪翠花和上官德辉忙着给两位老人家倒茶拿点心。

        倪翠花道:“时间来不及了,德辉你快去上班吧。家里有我!”

        今天是周一,上官德辉上午是有课的。

        “好?!鄙瞎俚禄缘愕阃?,“那我去跟皱叔郑阿姨打个招呼?!?br />
        和郑老爷子郑老太太打完招呼之后,上官德辉就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一直抱着小倪云,“烟烟,我和你痔奶最近身体都有些不舒服,尤其是你痔奶,都咳嗽很多年了,一直不见好,你先给她看看?!?br />
        倪烟微微点头,伸手给郑老太太把脉。

        她微微凝眉,眉眼认真,水晶灯光在她眼底折射出清冷的光,涅非城眼。

        片刻,她松开郑老太太的手,问道:“我能问一下您这段时间都在吃什么药吗?”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想了下,接着道:“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也不清楚了,反正就是有止咳作用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咳特灵和氨苄西林?!敝@弦踊卮?。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惊讶的看着郑老爷子,她没想到,平时看起来不声不响郑老爷子,居然还能默默记住她吃什么药。

        倪烟微微蹙眉,“就只有咳特灵和氨苄西林吗?”

        “补药算药吗?”郑老爷子接着问道。

        倪烟点点头,“也算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她平时还会和人参鸡汤和冬虫夏草、鹿茸等一些补药?!敝@弦拥?。

        倪烟接着道:“其实痔奶的咳嗽不是大问题,但奇怪的是,这些年吃的药对于她来说,就像没吃一样,我怀疑是跟平时吃食物有关系,有的食物与食物之间是相克的,不但能让药物失去了相应的功效,反而还会适得其反,久而久之就会在身体里沉淀出一层损害人体健康的慢行毒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烟烟,你的意思是,你痔奶中毒了?”郑老爷子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嗯?!蹦哐涛⑽Ⅱナ?,“可以这么理解√奶咳嗽的情况有十年之久了,中间好过一段时间,应该是从去年开始突然变严重的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对?!敝@咸愕阃?,“就是从去年开始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倪烟又道:“那您从去年开始,饮食方面有什么变化吗?”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道:“除了一日三餐之外,会喝点补药,就是你织爷刚刚说的那些?!?br />
        赵老爷子有些着急的道:“那你痔奶现在严重不严重?”

        倪烟的表情有些严峻,“说严重也不严重,但是说不严重也严重,痔奶体内的毒素如果不及时清除出去的话,一旦恶化的话,随时都有生命握?!?br />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脸色一白,“那烟烟你有解毒的办法吗?”

        “织爷您放心,这个世上有毒药就会有解药,好在痔奶过来的及时,如果在晚一点的话,就不好解决了?!庇锫?,倪烟接着道:“是药三分毒,这段时间,那些补药不要再吃了。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,那就麻烦你了烟烟?!敝@弦拥愕阃?,同时也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倪烟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郑老太太,“痔奶,您先把这个解毒丸吃一粒,然后这段时间忌烟酒、辛辣食物,还有生冷食物也不要吃,嗯,咳特灵和氨苄西林这两种药也不要再吃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的?!敝@咸氐亟庸@咸庸?,将倪烟的话记在心里。

        给郑老太太看完之后,倪烟又给郑老爷子把脉。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的脉象非辰稳,但平静下掩藏着?;?,五脏六腑都被轻微的腐蚀过。

        如果细细去探索的话,还会发现,他的症状竟然和郑老太太有些许相似。

        如果郑老太太体内的毒素是因为食物相克而导致的话,那郑老爷子的呢?

        这两个老人家,怎么会同时中毒呢?

        这其中,好像有点猫腻。

        片刻,倪烟松开郑老爷子的手腕,“织爷,您最近也在喝补药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嗯?!敝@弦拥愕阃?。

        这段时间,轴玲每天都会给他和郑老太太熬各种补汤。

        “那这个补药是谁在熬呢?”

        “是我女儿?!敝@弦踊卮?。

        倪烟接着道:“织爷,您最近睡眠不好,还伴有耳鸣头晕的状态是不是?”

        “对?!敝@弦咏幼诺阃?。

        “您的体内也积了一层毒素,和痔奶的情况有些相似?!蹦哐倘缡迪喔?。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皱了皱眉,一下子就想到了重点,“是不是因为我和你痔奶同时都吃了相克的食物呢?”

        毕竟平时他和郑老太太吃的东西都是一样的。

        “也有这个可能,”倪烟接着道:“但是也不排除人为投毒的可能?!?br />
        人为投毒!

        听到这个词汇,郑老叶子和郑老太太的脸色都白了。

        “应、应该不会是人为投毒吧?!敝@咸?。

        在郑家,谁会给他们投毒?

        佣人跟他们无冤无仇,肯定不会投毒。

        然后就是轴玲。

        可轴玲是他们养了三十多年的女儿,虽然不是亲生的,也胜似亲生的。

        轴玲总不会给他们投毒!

        倪烟语调淡淡,“人心是个无法看清的东西,有的时候不得不防→二位体内的毒素都是在不知不觉间渗入体内的,不是我自夸,换了一个资历浅的中医,或者去医院检查,那些仪器根本检查不出来?!?br />
        倪烟活了两辈子,什么事情没见过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豪门之间的勾心斗角,比后世那些大型宫斗戏还要夸张!

        人心有的时候,根本经不起推敲。

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倪烟接着道:“不过,我也只是给您二老一个提醒,也许您二老体内的毒素,就是因为食物相克而导致的,跟人为的没有关系?!?br />
        毕竟她现在也没有证据,有些话不能乱说。

        而且她也不了解郑老爷子和郑老太太家庭情况,万一是误会就不好了。

        有些事情只要两个老人家心里有数就行。

        莫老爷子和莫老太太没有说话。

        倪烟将写好的药方递给莫老爷子,“织爷,这是药方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的,谢谢?!敝@弦铀纸庸┓娇戳艘谎?,眼底浮现出惊讶的光。

        颜筋柳骨,力透纸背。

        这笔字写得好极了!

        都说见字如人,这句话果然不假。

        就在两位老人准备回去的时候,原本放晴的天,突然下起了雪。

        这是立春后的第一场雪。

        才下了不到十分钟,立面上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雪。

        倪翠花拿着塑料布去盖在兔舍上,以免雪花飞到了兔舍里,她盖好兔舍回来的时候,刚好碰到两个老人家往外走。

        “皱叔郑阿姨,天下雪了,路不好走,你们留下吃中饭吧,现在时间也不早了?!蹦叽浠ㄒ恢倍际歉龊苌屏嫉娜?,看到两位老人家行走在雪地中,有些不忍。

        “这太麻烦你了?!敝@咸行┎缓靡馑嫉耐拼?。

        “不麻烦,一点也不麻烦?!蹦叽浠ɡ胖@咸母觳餐锩孀呷?,“反正我们中午也是要吃饭的,只要您二老不嫌弃就好,等吃完饭,我让烟烟送你们去村口?!?br />
        倪烟还不知道外面下雪了,走出来的时候被吓了一跳,“织爷痔奶,我妈说得对,您二老就留下吃饭吧,等吃完饭,我送你们去村口?!?br />
        下雪天路滑,郑老太太和郑老爷子都上了年纪,两个人有些不安全。

        两位老人家是真的很喜欢倪家的气氛,看着倪翠花母女三也非匙切,当下没有再推辞,心里感叹着,这母女三可真是好人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是什么样的长辈,才会有这样的好给,生育出这么优秀的后代。

        下雪天最适合吃火锅。

        考虑到两个老人家不能吃辣,所以倪翠花特地煮了个鲜美的菏锅,菏锅里有花甲,澳龙还有帝王蟹的腿,汤色浓白不已,涮菜更是唇齿流香。

        这里是京城,现在又是冬天,吃菏可不方便,就算是有权有势的人家也不一定能吃到。

        但是倪家不一样,倪家有莫其深。

        因为倪烟非巢欢吃菏,这些东西都是莫其深让飞机空运过来的。

        那帝王蟹送过来的时候,还是活的呢。

        倪翠花是个很贴心的人,动手给郑老爷子和郑老太太剥了不少蟹肉和虾肉。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平时是不贪嘴的人,可今天却不动声色的将倪翠花剥的蟹肉和虾肉全部吃掉了。

        仔细去看的话,便会发现他低垂的眼底,此时正闪烁着泪光。

        如果他的女儿没丢的话,现在应该像倪翠花一样孝敬吧?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将眼泪连同蟹肉一起吞入腹中。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将一块剥好的蟹肉递到倪翠花的碗里,“烟烟妈,你别光顾着剥给我们吃,你自己也吃!”

        “好?!蹦叽浠ǖ愕阃?,将蟹肉吃掉。

        饭后,郑老爷子抱着小倪云,给她讲故事。

        小倪云听得津津有味,听完之后,还给郑老爷子鼓掌,“爷爷棒棒!”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乐得合不蚂,和平时那副严肃的样子,简直一个天一个地。

        在听完第十个故事之后,小倪云道:“爷爷,我们捉迷藏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啊?!敝@弦拥愕阃?。

        闻言,小倪云‘噌’的一下从郑老爷子怀里跳下来,往屋里跑去。

        片刻,她拿着一块小手帕又跑了回来,“爷爷当瞎子!”

        “好?!敝@弦咏幼诺阃?。

        小倪云将手帕的蒙在郑老爷子的眼睛上,一老一少开始玩起了捉迷藏。

        客厅里全是一老一小的笑声。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从来都不知道,原来郑老爷子也有这么童心的一幕。

        完好捉迷藏之后,小倪云又拿来梳子橡皮筋和小夹子,“爷爷,我给你扎小辫子好不好呀?”她经常给爸爸扎小辫子呢,爸爸还夸她扎的好看!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的表情有些微妙。

        他都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要给他扎辫子呢。

        倪翠花道:“云云,乖,不许闹爷爷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笑着道:“没事,孩子愿意玩是好事?!彼底胖@弦泳偷拖铝送?,让小倪云在他头上折腾着。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脸上满是不可思议。

        今天的郑老爷子也太奇怪了!

    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,她几乎都要认为,这是换了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小倪云不仅在郑老爷子的头上扎了三个小辫子,还给他的胡子上夹了一个粉色的小夹子,抹上了口红和粉底,样子非常搞笑。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一生古板严肃,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        小倪云双手捧着脸,认真的道:“哇塞,爷爷好美哦!”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:“......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!”郑老太太笑得更欢了,倒在沙发上,笑得肚子疼。

        小倪云兴奋的道:“爷爷,你看奶奶都被你美晕过去了!”

        这下连倪烟都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        能让小倪云这么折腾,郑老爷子在家一定是个宠孙狂魔。

        美好的时间总是短暂的,转眼间,就到了下午四点。

        冬天的傍晚比夏天要来的早,不过四点十分,天就有些黑了。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和郑老太太提出离开,倪翠花和倪烟带着小倪云,将两位老人家送到村口。

        小倪云非翅不得郑老爷子,“爷爷不要走嘛!”

        “放心,爷爷以后会经常过来看你的?!敝@弦用嗣∧咴频哪源?。

        “那咱们拉钩钩?!毙∧咴粕斐鲂∧粗?。

        “好?!敝@弦雍托∧咴评?。

        “等一下下?!毙∧咴平幼诺溃骸耙?,我还有礼物要送给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礼物?”

        “这是我最最最喜欢的发夹,现在送给爷爷?!毙∧咴迫掏锤畎?,将一个粉色珍珠发夹夹到郑老爷子的头上。

        “谢谢小云云?!敝@弦臃浅??。

        “不客气啦!”小倪云有些害羞。

        两位老人家上了车,朝倪烟和倪翠花挥手,“烟烟妈,烟烟,天黑了,你们快回去吧?!?br />
        母女三朝他们挥挥手。

        车子很快便消失在雪色之中。

        车内的气氛有些安静,但老两口的嘴角都含着微笑。

        片刻,郑老爷子道:“阿青,你有没有觉得,烟烟和小云云长得非绸咱们婷婷小时候?”

        尤其是小倪云,那张带着婴儿肥的小脸,简直和婴儿时期的置婷一幕样。

        闻言,郑老太太惊讶的道:“你也这么觉得吗?”

        她还以为,就她一个人这么觉得呢。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同样惊讶,“你也这么觉得?”

        “嗯?!敝@咸愕阃?,接着道:“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,见到一个跟咱们婷婷长得很像的人吗?她就是烟烟妈,让小冉医生拿去鉴定的头发,也是烟烟妈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也不知道小冉医生那边有没有结果了?!敝@弦犹玖丝谄?。

        “小冉是个有责任心的孩子,如果有结果的话,她肯定会第一时间给我们打电话的?!敝@咸?。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两人回到家,轴玲就非常关心的道:“爸妈,外面下那么大的雪,你们今天去哪儿了?害我在家里的了一天°们俩都这么大年纪了,这雪天路滑,万一出了什么意外,让我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和以前一样,什么话都没说,直接去了楼上。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笑着道:“我和你爸去乡下散散心,你不用的?!?br />
        轴玲接着道:“爸妈,下次你们要是去哪儿的话,一定要提前跟我说,我陪着你们一起去,要不然我不放心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两个老不死的,该不会又是去找女儿了吧?

        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!

        那个置婷都不知道死了几百年了,他们就不能消停点?

        她虽然不是亲生的,但她比亲生的还要孝敬,为什么他们就不知道满足呢?

        不知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吗?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接着道:“玲玲你每天要忙里忙外也非沉苦,有时间就多休息休息,我和你爸能自己照顾好自己?!?br />
        轴玲谦虚的道:“不辛苦,我有什么好辛苦的?!?br />
        还算这死老太婆有点良心,知道她每天忙里忙外非沉苦。

        “那我先上楼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的妈?!?br />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转身去了楼上,没一会儿,轴玲就端着人参汤上来了。

        “爸妈,这是今天的人参汤?!?br />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正欲说些什么,郑老爷子道:“辛苦你了玲玲,我们等会儿喝?!?br />
        轴玲点点头,“爸,那你们早点喝,这东西凉了效果就没有那么好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轴玲也没有多想,转身离开。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接着道:“你刚刚为什么不说,以后让玲玲别再熬这些补药了?”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接着道:“我们今天刚从外面回来,回来就让玲玲别熬补药了,这不是让孩子起疑心吗?”按理说,一家人之间是没有什么秘密的。

        但现在情况特殊,有些事情还真的不适合让轴玲知道。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点点头,“说的也是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个老爷子伸手将这两碗人参汤全部倒进了边上的喷壶里,这样的补药用来浇花在合适不过。

        倪烟今天去赵家给赵老太太复查。

        赵老太太恢复的不错,现在上半身已经活动自如了。

        复查好之后,赵老太太又跟倪烟说起了常老太太的事。

        医者仁心,闻言,倪烟也非超情常老太太,“她人现在在哪儿,我过去给她看看?!?br />
        赵老太太道:“管家,你带烟烟去?!?br />
        管家点点头,“倪小姐,你跟我这边来?!?br />
        常老太太住在赵家的客房,现在有专人在照顾着她。

        因为佣人的细心照料,老人家的气色看起来非常不错。

        常老太太的症状看起来和赵老太太的差不多,可在经过检查之后,倪烟才发现异常!

        常老太太根本不是因为中风导致的哑巴,而是被人下了一种至哑的药!

        难道是林芳?

        以林芳的恶毒心肠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      好在这种药,她可以解。

        虽然能让常老太太开口说话,但是对于她的双腿,倪烟却没有办法。

        因为她的腿部全部坏死,又因为没有及时治疗,双腿已经完全萎缩,除非人类实现肌肉再生技术,要不然想站起来,根本没有可能。

        倪烟先给常老太太扎了几针,解开哑穴,然后又喂她吃了一颗黑色的药丸。

        常老太太只感觉喉咙那里清凉的一片,同时还有种痒痒的感觉,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一样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倪烟扶起她,给她喂了一杯水。

        如同干涸的沙漠遇到甘霖,常老太太猛地吞咽起来,不到三十秒,就将一碗水喝光。

        “谢、谢谢?!?br />
        常老太太沙哑着声音道谢。

        倪烟微微一笑,“恭喜您,又可以重新开口说话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常老太太这才反应过来,“我、我能说话了!”

        倪烟点点头,“是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常老太太一把抓住倪烟的手,“小姑娘,谢谢你!”

        “我是一名医生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?!蹦哐炭际帐耙揭┫?,“对了,您的嗓子是怎么回事???”

        “是林芳!”常老太太紧紧抓着床下的被单,“都是那个贱人,她不但克死我的儿子,还害得我不能说话!”

        倪烟有些惊讶,“原来真的是她?!?br />
        赵老太太得知这件事之后,立马让人报了警,用药将人毒哑可不是小罪!

        常老太太在警察面前,将林芳这些年来罪行全部都揭露了!

        林芳牢狱之灾也由之前的三年,改成八年!

        随后,赵老太太又让疗养院的人将常老太太接去了疗养院。

        赵老太太看常老太太孤苦无依的实在是可怜,给她安排的是高档单人房,护工一对一服务,费用很高,要500块钱一年。

        500块钱在普通人眼中是一笔巨款,但是在赵老太太眼中却不值得一提。

        另外,赵老太太还给了常老太太1000块钱的现金,常老太太怎么说也不愿意要。

        她已经麻烦赵家很多了,而且林芳还把赵老太太害得那么惨,她实在是受之有愧。

        赵老太太坐在轮椅上,紧紧握着常老太太的手,“老姐姐,你也是个可怜人,收着吧,以后在疗养院里想吃点啥,就让人起给你买∫能做的,也只有这些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常老太太感动的泪流满面,“谢谢,谢谢您,您真是个好人?!?br />
        疗养院的环境很好,常老太太很喜欢这里,而且这里有很多老人,没事的时候,护工还可以推着她和其他人聊聊天。

        **

        倪烟今天来到一家最近刚开张的面馆盘账。

        这家面馆分店店长叫苏美。

        苏美是一个非常励志的女性,今年39岁,三年前丈夫得癌症去世,现在带着十八岁的女儿和婆婆一起生活。

        原本店长倪烟都是安排京华村的村民们来当,但现在,因为京华村已经没有其他村民可以滴店长了,所以倪烟只好对外招聘。

        苏美是个很负责的人,同时也很珍惜这份工作。

        “烟烟,这是这几天的账,你看看?!彼彰滥美凑吮?,和三个大铁盒,铁盒外表看起来普普通通的,甚至生了锈,其实里面装着的全是这几天的营业额。

        “辛苦您了苏美姨?!蹦哐探庸吮?。

        倪烟一目十行的翻看着账本,看似漫不经心的,只有苏美知道,这人有多认真,哪怕有一点点不清楚的地方,她都会很快指出来。

        盒子里装的是七天的营业额,一共是三万五千零六百块钱,加上隔壁奶茶铺的,一共有七万八千块钱。

        这些钱皆被理得整整齐齐的。

        五十和五十的一起,一块和一块的放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因为零钱比较多,七万块钱加在一起,有二十多斤!

        就在数钱的时候,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年轻的小姑娘,背着书包,看起来像是刚放学的样子,“妈!”

        “慧慧,怎么了?跑这么急?”苏美问道。

        这个小姑娘就是苏美的女儿,孙慧慧。

        孙慧慧急急的道:“妈,奶奶在院子里摔倒了,被隔壁张阿姨送去医院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闻言,苏美面色一紧,“这是怎么回事?好好的,你奶奶怎么会摔倒呢?”

        倪烟抬起头,“苏美姨,您有急事就先回去吧!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店里这么忙!”苏美有些过意不去。

        倪烟笑着道:“没关系的,还有我在呢!您快回去吧,别耽误了正事?!比硕蓟嵊屑笔?,倪烟可是个好老板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孙慧慧看着倪烟,惊讶的道:“?;?!”

        倪烟楞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孙慧慧接着道:“我叫孙慧慧,是市三高中高三(6)班的学生!你就是倪烟?;ò??”

        倪烟长得漂亮,加上当初插班生考试的时候,她又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来的,在市三高中简直就是个神话。

        倪烟笑着道:“我是倪烟,但?;ǖ幕?,就太抬举我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?;?,你也在这里打工吗?”孙慧慧接着问道。

        苏美道:“烟烟是这里的老板?!?br />
        孙慧慧惊讶的道:“天哪!?;憧烧胬骱?!”

        虽然个体户的名声有些不好听,但可不是谁都能当上老板的。

        倪烟接着道:“慧慧,你不是说你奶奶摔倒了在医院吗?你和苏美姨赶快去医院看看吧!”

        这么一说,孙慧慧才想起来正事,“对对对!妈,我们赶快走吧?!?br />
        苏美解下围裙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那烟烟,我就先走一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?!蹦哐痰愕阃?,接着道:“苏美姨您要是有困难的话,就随时跟我说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的,谢谢你烟烟?!?br />
        母女俩急忙往门外跑去。

        孙慧慧道:“我们?;ㄈ嘶雇玫?,之前远远的看她,我还以为她很孤高呢,没想到,她这么平易近人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个年代还没有‘高冷’那么流行词汇。

        孤高和后世的高冷是一个意思。

        苏美点点头,“嗯,烟烟人很不错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母女俩来到医院,孙老太太没什么大事,只是头摔破了,包扎一下就可以出院了。

        看到孙老太太没事,苏美松了口气,嘱咐道:“妈,以后您一个人在家可得小心点,今天还好没事,这要是摔到腿了,可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孙老太太点点头,笑着道:“我知道的,这不是前几天刚下过雪,地上结了冰,我走路快了点,没想到就摔跤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时间一晃,一个月又过去了。

        冰雪融化,河堤的杨柳开始抽出嫩芽,房前屋后,全部都是小燕子筑巢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暖阳高照,倪烟在院子里给花草松土。

        上官德辉和倪翠花还有上官老太太带着小倪云去河边放风筝了,倪烟懒得跑,就没跟着一起去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双修长的手,轻轻地捂住了倪烟的眼睛。

        从袖口处传来淡淡的烟草味。

        “猜猜我是谁?!?br />
        倪烟微微转身,笑着道:“嗯,我猜肯定是隔壁的二狗子吧......”

        “快说说二狗子是谁!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!”莫其深松开她,单手扣着她的腰,将她拉过来,倾身压了下去,薄唇覆上她的嘴角。

        烟味越来越清晰。

        见这人没完没了,倪烟伸手推开他,笑问,“莫哥哥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        阳光照在那浅浅的梨涡上,让人忍不住想再亲一下。

        “刚到家就来看你了,领导我表现的好不好?”莫其深将脑袋枕在她的颈脖上,问道。

        三个月了!

        他已经整整三个月没见他们家领导了。

        倪烟笑着道:“还有待考察?!?br />
        有莫其深在,这翻土施肥的活,自然轮不上倪烟,他虽然是第一次干这种粗活,但是在倪烟的教导之下,他干的有男样的。

        郑家。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在楼下接了个电话,就匆匆跑去了后花园,“郑钧!”

        郑老爷子正在给花除草呢,听到郑老太太的声音,疑惑的道:“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一般情况下,郑老太太从不叫他的名字,除非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郑老太太几乎都要哭出来了,“我、我接到小冉医生的电话了,她让我们现在过去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哐当!”

        郑老老爷子手上的锄头掉在地上,“好!我们现在就过去!”

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    终于写到这里了啦啦请记住小说重回八零盛世农女 最新章节 195:宠孙狂魔网址://www.ndofh.com/202/202915/81938122.html

  • 网友诉公交车“冒黑烟”上路 当地:立刻检测维修 2019-11-11
  • 傅小慧:丰富的资源是宁夏吸引港商的最大优势 2019-11-11
  •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顾雏军案 2019-11-06
  • [雷人]然后大家都一起跟你一样混起? 2019-11-06
  • 奚国华委员:新兴际华将党建六大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 2019-10-18
  • 赤峰--内蒙古频道--人民网 2019-10-18
  • 奋斗所到处 青春恰自来——回访习近平总书记曾寄语的年轻人 2019-10-17
  • 高温“烤验”,品读这些自带凉意的避暑诗词 2019-10-17
  • 银保监会新规剑指大企业多头融资和过度融资 2019-10-11
  • 一村一品!安徽推广“四带一自”产业扶贫模式 2019-10-10
  • “神奇教练”米卢来啦!看他在人民网如何“嗨”聊世界杯 2019-10-10
  • 借同事新车酒驾烧毁 找同事“顶包”被识破 2019-10-06
  • 陕台“丝路云”融媒体平台启动 主流媒体融合转型“旗舰”出航 2019-10-04
  •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——湖北省直机关“三抓一促” 2019-10-04
  • 百姓故事:蒋姐姐的旗袍人生 2019-10-03
  • 电子游艺常见账户信息注册方法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怎么买? 买新疆11选5技巧 双色球ac值走势图78500 天津时时彩3d之家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 双色球擂台中彩网 优博线上娱乐城百家乐打不开 山东时时彩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10分任选计划 dlt大乐透玩法 资金盘不能提现是什么情况 老时时骗局 王中王一肖公式规律算法 河北快三推荐三同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