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6章 开始撤退

作品:《神级妖孽特种兵

    似乎认为中年人足够反应过来,年轻人继续说道:“我当时只以为你是一个愿意承担责任的得力干将,原本打算事成之后就将你提拔成为副手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年轻人像是恨铁不成钢一般,老气横秋的长叹一声,说道:“但是,事实却是你辜负了我的信任,所以按照规定,也只好对你例行处罚了!”

    这痛心疾首的话落入耳中,中年人几乎被冰结的身上一动不能动,只有两只眼怒火却是无比炽烈,似乎能冲破桎梏立刻冲到年轻人的面前与其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然而,无论他再怎么怒火中烧,甚至五脏都感到灼热,血液开始,但却是始终无法说出哪怕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年轻人再次发出一声叹息,说道:“你就去炼狱里磨炼一下吧?!?br />
    这轻飘飘的一句话,宛如当头泼下的一盆凉水,将中年人眼中的炽烈怒火浇的熄灭下去,再也提不起一丁点反抗的欲望。

    炼狱这个词一出,他便明白那位暂时被委以重任的年轻人,根本没有让他活着出来的打算。

    心如死灰的中年人,不禁有些想念起来,那位脾气火爆经常大发雷霆,自身真气又是雷属性的原先顶头上司起来。

    在中年人的眼中,雷王索隆虽然对待手下如常黑着脸,但却是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庇护手下,完全不是这位新上任的年轻人一样的作风。

    遇到事情先把手下人推出去挡枪,这种人若是一旦身居高位,只怕水滴组织将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不过,这却不是他应该操心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就在年轻人的话说出不多时候,便进来几个人,那是他原本的手下。

    见到那些平日里对自己唯唯诺诺的人,此时眼中流露出的喜悦和幸灾乐祸,中年人的一颗心当真是如同死灰一般,眼神当中也逐渐失去神采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缩在墙角,脸色苍白的阿狄森·克莱儿,萧天心知水滴组织的人马上就要过来,丝毫不敢有耽误便朝其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阿狄森·克莱儿面现厉声,娇喝一声道:“你要是再向前一步,我,我立刻自杀,到时候水滴组织的人,照样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萧天摇头叹气,并不理会阿狄森·克莱儿的威胁,直接走到她的面前,确认过她只是流血过多而有些虚弱后,便拿出随身携带的疗伤药粉涂在其伤口之上。

    阿狄森·克莱儿感受着伤口处的阵痛消失,紧蹙的眉头也得到放松,只是仍自有些反应不过来,他不是说要帮助水滴组织控制住自己吗?

    怎么现在反过头却来帮助自己?

    难道是……害怕自己失血过多之后生命垂危,不好向水滴组织交差?

    真当阿狄森·克莱儿自顾自的恶意揣测萧天的心理之时,却见后者面容严肃的问道:“有什么办法在不回实验室的情况下,将实验记录销毁吗?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萧天为何会有此一问,但阿狄森·克莱儿还是下意识的选择实话实说道:“没有,必须要回到实验室才能进行操作?!?br />
    萧天当即面现艰难之色,几息过后立刻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我现在立刻去找项奕婷,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阿狄森·克莱儿哪里还会不明白,萧天其实一开始就没有倒戈的打算,只是用言语在故意诓骗水滴组织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萧天的一番话却是让她为难起来,不禁眉头一皱道:“可是,实验室数据库里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便被萧天即刻打断道:“通过刚刚我跟水滴组织谈判,你应该能够看的出来,其实他们对那些实验记录的重视不比你差多少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你担心他们会外泄的话,其实是完全没有必要的,一旦泄露出去,倒霉的只会是水滴组织?!?br />
    阿狄森·克莱儿点点头,承认萧天所说不假,但同时却又纠结起来,如果真的这么匆匆忙忙就走掉的话,很多东西将永远留在这里,拿回来的几率将会十分渺茫。

    权衡片刻之后,阿狄森·克莱儿将贝齿一咬,猛然站起身来道:“好!就听你的!”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的是,随着她的猛然起身,身上覆盖的粉色睡袍也随之掉落下去,再一次将除重要部位之外的娇躯,纤毫毕现的展露在萧天的面前。

    两人面面相觑,片刻后还是萧天率先反应过来,一边打开房门朝外走去,一边说道:“你先去换下衣服,一会我们在楼下汇合!”

    说完,便先一步离开,去往项奕婷所住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阿狄森·克莱儿也不耽误,萧天离开之后也立刻将睡袍套在身上,光着白嫩的双脚一溜烟的朝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来到项奕婷的门前,萧天轻敲房门,片刻之后便传出一个略带不耐烦的声音:“谁???”

    择床的项奕婷本来就没怎么睡好,刚刚睡了没多久便被人吵醒,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气。

    然而,萧天此时就算知道她的苦衷,也肯定是顾不上这些,听到答话后便立刻说道:“我是萧二任,你准备一下,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?!?br />
    耳听得那急切的语气,刚刚被吵醒的项奕婷当即便愣住了,直到萧天的催促声再次想起,这才有些反应过来,问道:“怎么回事,就算要走,也要等天亮了吧?”

    “事情紧急,你先出来,一边走一边跟你解释!”萧天只好如此说道,却不知,门内的项奕婷正陷入窘迫和为难当中。

    看着一旁悬挂在窗户边上,不时还往下滴答水的湿淋淋的衣服,项奕婷只觉得一阵阵的头疼。

    这却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从落水到现在,也有了差不多三天的时日,没有带换洗衣服的项奕婷,基于女孩子爱干净的本质,便想着趁此机会把衣服好好洗一下,谁能想到会出现这种紧急情况。

    听得门外的萧天催的急切,项奕婷将心一狠接着猛然将湿漉漉的衣服取下来,咬着牙面现痛苦之色的套在身上。

    打开门,萧天见到浑身湿透的项奕婷,一时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,半天才皱眉询问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