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学习时刻】北大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苏剑:“稳”字当头,用改革稳定企业家和百姓信心 2019-09-12
  • 雪铁龙毕加索优惠1万 颜色可选欲购从速 2019-09-12
  • 上海市陆家嘴:打造社区多元治理“共同体” 2019-09-06
  •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 后续会咋样? ——凤凰网房产济南 2019-09-06
  • 转方式调结构显现阶段性成果(读数·发现经济运行的轨迹) 2019-09-06
  • 美官员航班确系被导弹击中 分析导弹轨迹 2019-09-05
  • 海淀区发布《海淀区文化创意产业投资引导基金实施办法》 2019-09-02
  • 淮北日报社党委书记、社长张士锋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9-01
  • 习近平:在会见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代表时的讲话 2019-09-01
  • 恒大赴意大利开启海外拉练 J·马随队高拉特不见踪影? 2019-08-22
  • 【学习时刻】中央党校张志明:开辟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通衢大道 2019-08-22
  • 中国打击学术不端行为令世界瞩目 2019-08-21
  • WeGame夏日大促开启:历史低价限时秒杀 折扣全攻略 2019-08-16
  • 太原出台人才落户新规 子女父母均可随迁 2019-08-15
  • 传销陷阱深似海 迷失自我难回头(图) 2019-08-12
  • 章节目录 第1371节 那恐怖的3首怪物(一)

    作品:《我要做皇帝

        七月流火,长安的气温,越发的炎热起来。

        同样热起来的,还有整个长安的士大夫勋贵。

        燕蓟战事已经确定结束了。

        此战,汉军斩首四万余(包括造阳战役),全歼匈奴右谷蠡王本部、胥纰军本部、逼落骑本部等十一个万骑的战力,捕虏三万五千余。

        缴获匈奴战马十三万五千余匹,牛羊数十万头。

        匈奴损失了它全部的机动兵力和百分四十的青壮。

        连单于也死在了渔阳塞下。

        这是汉室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胜!

        从此以后,汉室边塞,将彻底安全,匈奴人至少十年内,是不可能再有力量侵袭长城了。

        当然,汉军也付出了惨重代价。

        造阳战役中,包括楼烦军在内的上谷郡兵和民兵战死四千余,七千多人负伤。

        楼烦人的家园被付之一炬,从造阳到沮阳,汉军放弃了四个县城二十三个乡,焚毁了房屋上万栋,堵塞了水井数百口。

        经济损失起码是上万万!

        而在燕蓟战役中,汉军战死阵亡两万多人,其中,护濊军阵亡超过三千,燕赵郡兵阵亡四千余,义纵所部的主力,折损了三千五百余人,渔阳军民损失两千多人。

        剩下的就全是右北平战场的损失,也是汉军最大的战损——将近六千士兵战死,五千多名百姓被掳。

        至于负伤人数?

        根本无法统计!

        这还只是明面上的。

        为了维持战争,楼船将军衙门在超过两个月的时间里,冒着夏季的海洋风暴,源源不断的将大量粮草、军械、物资、人员输送到泉州。

        十一艘楼船,三十五艘艨艟在风暴中倾覆。

        一千四百五十三名水兵永眠大海。

        而这些人,是中国第一批也是最有经验的水手。

        另外,在后方,为了服务军队,支持战争,数以十万计的百姓,肩挑手提,向前行输送军粮、配送物资,修葺道路,乃至于熬制各种干粮。

        因此,许多人甚至连农活也暂时搁置了。

        燕赵地区和上谷郡、辽东、辽西,今年的粮食歉收已成定居。

        整场战争前后,假如算上所有的开销和支出,汉室起码投入了超过十八万万的钱,一万四千金黄金,调动了三百余艘舰船,征用了一百余艘民船和捕鲸船。

        假如再算上去年冬天的高阙之战的影响。

        在不到十个月里,汉室打光了整个北方的积蓄。

        若在以往,在过去,这必然发生灾难。

        连番大战,更会成为国家穷兵黩武的象征,而这样高强度的消耗,也将导致北方赤地千里,人民在饥饿中必将揭竿而起。

        但在现在……

        战争经济这个词汇,第一次出现在公卿列侯们嘴里,第一次进入了普罗大众的眼中。

        接连两场大战,让超过十万人获得了武勋。

        让整个汉室在一年之内,直接催生出十万个中产或者勋贵之家。

        为了赏赐有功将士,国家的订单,像水一样流向民间。

        布帛、丝绸、陶瓷、铁器、竹器、铜器,每一样的需求量都在十万以上!

        在钱面前,工坊主和手工业者跟打了鸡血一样,没日没夜的加班加点,他们所生产所有商品,立刻就可以被官府收购。

        平律确定的法律,现在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        哪怕是官府,也再不可能强买强卖。

        一切交易,都由擅权监督。

        通过每日议价,根据市场价格进行规定。

        虽然这种官府收购的物资,利益没有在市集售卖那么大。

        一般最多四成利润,通常是二成左右。

        但这就足够了!

        工坊主和手工业者只要埋头制造,就不愁销路!

        更让他们兴奋的是——战后重建的计划也已经出炉了。

        天子决议,出内库钱,为所有在战争者失去了家园的人们重建家园,同时还将改造当地的水利、交通和教育。

        而这又将肯定会进一步刺激工坊主和手工业者。

        即使是在长安城里,那些贫民窟之中,现在,人们也开始振奋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靠着海量的订单,这些过去穷困潦倒,朝不保夕的城市最底层,现在,也终于能够吃饱肚子,甚至能够有余钱给自己和妻儿购置新衣了。

        但这些人其实只是在这场盛宴里,喝到了点残汤剩羹。

        真正吃到肉的……

        永远是大地主、大贵族是显贵的士大夫们。

        石奋此刻就坐在上首,听着自己的儿子石建的报告:“父亲大人,今年家中庄园和作坊,大获其利??!仅仅是上个月,就赚了两百余钱!这可比得上一个万户侯一岁的利润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儿子打算再招一千名百姓,再买两千奴工,扩大经营!”

        老石家本是汉家最清贵和最孤高的士大夫家族了。

        石奋现在虽然还没有万石君的美誉,但却也是国家元老,显赫的大人物。

        所以,老石家向来提倡的就是耕读传家,读书赛高!

        就连武事,在过去在石家也属于歧途,是莽夫才做的事情!

        至于开工坊什么的……

        老石家从来就不屑去做的!

        然而,自从去岁开始,石家就发生着悄然的变化,工坊在庄园里建了起来,一开始,主要只是做做印刷什么的。

        然后,就涉足了陶瓷业。

        接着又开始制造耕具,当然是很简单的铁锹、犁耙什么的。

        但就算是这样,老石家也赚的盘满钵满。

        去年一年,利润就多达五百万钱!

        超过了石家过去五十年的所有俸禄和租佃总和……

        至于今年……

        到现在,才半年多一些,石家工坊的利润就突破了七百万!

        上个月一个月就赚了两百万!

        哪怕是石奋是圣人,在这样的利润面前也会把持不住。

        至于石家上下,更是早就抛弃了一切架子,早就成为了金钱的奴隶。

        “是要继续招工……”石奋轻声道:“不过,建儿,你去告诉下面的人,从这个月开始,所有工人的薪俸一律上调三成,工匠和能人,视其能力相应给与翻倍……若有大匠,可收为家臣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石建动了动嘴唇,道:“若是如此,吾家的利润,恐怕就没有多少了??!”

        现在长安和关中的工人工资很高,特别是有技术的陶瓷烧制工人和铁匠、木匠,工资已经不比一般的小官差了。

        这么一涨,石家工坊的利润,很可能就没有多少了。

        没有钱,可就没有办法做很多事情了。

        “钱有什么用?”石奋站起身来,训斥着自己的儿子:“愚蠢的想法!”

        “石氏能有今日,靠的是天子,靠的是陛下……”石奋面朝未央宫方向拜道:“我石氏子孙可以爱财,但决不能守财!”

        “守财之奴,譬如齐王……”石奋说起齐王,也是叹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齐王刘将闾是齐悼惠王的幼子。

        这一系曾经显赫至极。

        但今日,除了胶东王刘雄渠赖其子刘德与今上的渊源得以幸免之外,其他人,全都风吹雨打去。

        特别是齐王,仅仅是从其王宫里,就炒出了黄金二十万金,五铢钱三万万枚,其他铸钱以十万万计,铜料万斤!

        这些,全都给天子做了嫁衣!

        说起来,石奋当年也曾经见过悼惠王,那确实一个聪明的大王。

        他的儿子里,废物有,但英雄也有。

        譬如城阳景王,齐哀王,都是一时俊杰。

        但这又怎样?

        君要臣死,臣岂敢不死?

        今日的齐悼惠王一系,只余胶东一脉,奚甚可哀!

        石奋可不想自己的家族,最终也变成齐王这样的悲剧,守了一辈子财,结果尽为他人嫁衣!

        况且……

        石奋双眼闪烁出锋芒。

        “且夫,天下最有利益的事情,乃是谋国!”

        “燕蓟战事已息,王师大捷,天子已布告中外,许长城之外,尽为功臣之地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人……已成当世最具价值的资源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吾家现有工人、奴工一千余人……若再招一千工人,两千奴工,得其归附,五千人可得矣!得五千忠心淳朴之士,足可于塞外要服,再造一国!”

        “石氏从此成一郡之望,为世代之富贵可也!”

        “只盯着钱,可以如此吗?”

        石奋训斥着自己的儿子:“钱能为尔买到五千人忠士?”

        “不能……”石建低头拜道。

        “钱能为吾家造十世富贵?”石奋又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能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钱可以为吾家子孙,功封列侯,拜为将相?”

        “不能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既如此……要它何用?不若尽散之,可得五千忠心依附之士,三五十年或可成公侯之基业,将相之羽翼也!”石奋说道:“来日,你我父子未尝不可为子孙奉之于宗祀之主,其神主号为‘石氏之宗’!”

        “愿从大人教诲!”石建心悦诚服的拜道。

        老父亲的智慧,果然不是他可以比拟的。

        他只看到了钱,而老父亲却看到了钱背后更加诱人的东西!

        长安城里,许多大人物,大贵族,此刻都不约而同的做出了相同抉择。

        他们的食客、家臣、门客,待遇纷纷提升。

        无数人感激涕零。

        而握有工坊之人,更是开始拼命给工人加工资。

        好在,汉家工商业的利润高的吓死人。

        一般行业的普遍利润都在两成以上!

        某些行业甚至利润多达数倍!

        以前,老爷们敲骨吸髓,拼命剥削。

        但现在,老爷们为了邀买人心,给自己去卖命,去冲锋陷阵,去杀人劫掠,纷纷开出‘高工资’。

        特别是有一技之长和体格魁梧可以称为壮士的人,工资瞬间疯涨。

        不过数日之间,关中的作坊里,一般的手工业者,特别是男性的薪水,普遍上涨了两成以上——没办法,大佬们都涨工资了,底层的小作坊主敢不涨,工人纷纷用脚投票跳槽!

        这让关东来的商人看了纷纷笑话不已,人们纷纷说道:“关中士绅,这是失心疯了!好好的钱不赚,居然给泥腿子加薪?简直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但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却让他们笑不起来。

        加薪后的工人,消费更积极了。

        关中市场上的商品经济,也一下子活跃起来。

        以至于,尽管考举已经结束,但关中市场却逆势繁荣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有人算了一下,结果发现,关中的商人非但没有亏本,反而赚了!

        这真是让关东商贾们看了有些摸不着头脑,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?

        但刘彻知道。

        拿着绣衣卫报告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他叹了口气,道:“朕现在大约知道中国的资本主义未来的模样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它很可能有三个脑袋。

        一个叫资本——一如西方的资本。

        还有一个叫宗族,类似于西方的摩根家族之类,但又不是,因为这是中国的特有产物。

        后世第一批的民营资本家,就都有类似特征。

        一人得道,全家上。

        甚至在有些地区,只要有一个人做某一类生意发财了,左邻右舍乃至于全村全镇全县都会跟着去做。

        越做越多,越做越大。

        做出了名声,也做的臭名昭著。

        譬如,假证之乡就是那么几个地方。

        也譬如诈骗之衔。

        更有大名鼎鼎的莆田,更加让人瞠目结舌的造假贩假之地。

        那还是两千年后,人情宗族关系淡薄了的中国。

        至于如今……

        刘彻只能说,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

        未来的中国资本,极有可能会家族化,地域化。

        分工明确,组织严密,而且……嗜血、疯狂和逐利的程度,远超他们的西方同行。

        未来,恐怕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。

        以血缘为纽带,用宗族作为团结手段,靠利益黏合在一起的他们,会将整个世界都撕的支离破碎。

        架起机枪扫工人算什么?

        中国的宗族资本力量,看书会让世界知道,什么叫真正的厉害和牛逼!

        后世的国家和官府,也恐怕会对他们头疼不已。

        只要想想,未来,出现的资本家,将会是一个个超级家族,你就绝对有理由害怕和恐惧。

        旁的不说,后世新闻里,一村甚至一镇、一县抵制国家调查组和公检法的事情还少吗?

        至于这第三个脑袋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可能想不到。

        它的名字是——礼法!

        在漫长的两千年历史上,礼法吃人之事,层出不穷。

        至于在资本的世界里……

        你觉得,它会改吃素?(未完待续。)请记住小说我要做皇帝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371节 那恐怖的3首怪物(一)网址://www.ndofh.com/1/1142/28286412.html

  • 【学习时刻】北大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苏剑:“稳”字当头,用改革稳定企业家和百姓信心 2019-09-12
  • 雪铁龙毕加索优惠1万 颜色可选欲购从速 2019-09-12
  • 上海市陆家嘴:打造社区多元治理“共同体” 2019-09-06
  •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 后续会咋样? ——凤凰网房产济南 2019-09-06
  • 转方式调结构显现阶段性成果(读数·发现经济运行的轨迹) 2019-09-06
  • 美官员航班确系被导弹击中 分析导弹轨迹 2019-09-05
  • 海淀区发布《海淀区文化创意产业投资引导基金实施办法》 2019-09-02
  • 淮北日报社党委书记、社长张士锋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9-01
  • 习近平:在会见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代表时的讲话 2019-09-01
  • 恒大赴意大利开启海外拉练 J·马随队高拉特不见踪影? 2019-08-22
  • 【学习时刻】中央党校张志明:开辟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通衢大道 2019-08-22
  • 中国打击学术不端行为令世界瞩目 2019-08-21
  • WeGame夏日大促开启:历史低价限时秒杀 折扣全攻略 2019-08-16
  • 太原出台人才落户新规 子女父母均可随迁 2019-08-15
  • 传销陷阱深似海 迷失自我难回头(图) 2019-08-12
  • 天齐网3d字谜 七乐彩走势图浙江 顶呱刮彩票手机版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数据遗漏 足球竞彩奖金最高多少钱 新疆时时彩七码走势图 381818白小姐中特开奖百度 新疆11选5走式 极限平特 选号器 九龍心水二肖二码免费资料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 黑龙江p62开奖走势图 飞艇玩8码有技巧么 哪里可以下载梭哈棋牌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