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学习时刻】北大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苏剑:“稳”字当头,用改革稳定企业家和百姓信心 2019-09-12
  • 雪铁龙毕加索优惠1万 颜色可选欲购从速 2019-09-12
  • 上海市陆家嘴:打造社区多元治理“共同体” 2019-09-06
  •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 后续会咋样? ——凤凰网房产济南 2019-09-06
  • 转方式调结构显现阶段性成果(读数·发现经济运行的轨迹) 2019-09-06
  • 美官员航班确系被导弹击中 分析导弹轨迹 2019-09-05
  • 海淀区发布《海淀区文化创意产业投资引导基金实施办法》 2019-09-02
  • 淮北日报社党委书记、社长张士锋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9-01
  • 习近平:在会见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代表时的讲话 2019-09-01
  • 恒大赴意大利开启海外拉练 J·马随队高拉特不见踪影? 2019-08-22
  • 【学习时刻】中央党校张志明:开辟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通衢大道 2019-08-22
  • 中国打击学术不端行为令世界瞩目 2019-08-21
  • WeGame夏日大促开启:历史低价限时秒杀 折扣全攻略 2019-08-16
  • 太原出台人才落户新规 子女父母均可随迁 2019-08-15
  • 传销陷阱深似海 迷失自我难回头(图) 2019-08-12
  • 章节目录 第1302节 我死以后,哪管洪水滔天(还债一)

    作品:《我要做皇帝

        “大单于……”军臣正在暗自神伤的时候,他听到了自己的弟弟夏王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这位匈奴夏王,最近为了标榜自己决心向汉朝全面学习的决心,甚至开始束发易冠。

        他将传统的匈奴的辫发放开,然后如同汉朝士大夫贵族一样,束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还穿上了跟汉朝士大夫一般的华服,衣襟左衽,腰间带了一个玉佩。

        这让许多匈奴贵族非议不断,但却也赢得了大批的青壮派的支持。

        以呼衍当屠和左谷蠡王狐鹿涉为首的高层贵族,更是旗帜鲜明的站到了他这边,多次强硬的表态:唯有汉化,方可救匈奴!

        而许多曾经从汉朝逃来匈奴的官员和士大夫,见到这个情况,也纷纷主动靠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军臣见到这个情况,虽然心里面不爽。

        但他也明白,如今的局势,匈奴已经是不得不向汉朝学习。

        而且,必须从内到外,彻底的进行学习和模仿。

        不然,即使匈奴能赢一次,也会被汉朝军队横推。

        旁的不说,汉朝神骑一旦杀过来,而匈奴却没有能力抵挡,那该怎么办?

        今天让河间,明日让幕南,后日自杀?

        而最近几日,这些投靠了夏王的汉朝降人,也搞出了一个让军臣心动不已的事情出来。

        他们联合起来,给军臣上书,说‘单于,夏天子之后,淳维子孙也!又为汉天子之国丈,理当正本清源,为夏天子,大夏之皇帝陛下……单于若即位为大夏皇帝陛下,为夏天子,则中国皇帝必不再有借口和理由,再侵单于国土……’

        这个说法,让军臣心动不已。

        当然,他动心的并不是什么他要是做了大夏皇帝,那么汉朝皇帝就没有借口进攻他什么的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,军臣明白,不管他怎么改变自己的称呼,汉朝人该进攻还是会进攻。

        汉朝那个小皇帝,连他这个岳父都要打,

        更别提什么大夏王朝了。

        但问题在于,他若称皇帝,而不再称单于。

        那么,汉朝皇帝所立的且之,也就失去了价值。

        军臣确信,汉朝皇帝不可能再封且之为匈奴皇帝。

        而且,皇帝和单于,表面上看来,地位对等,权柄相同,实在大大不同。

        看看汉朝的那个皇帝吧!

        口含天宪,动合阴阳,履则乾坤,这是汉朝士大夫和官员对他的威权的形容。

        而他也确实如此,本人即是国家,国家就是他的个人意志的延伸。

        他可以裁决汉朝的一切大小事务,规定天地星辰的运转,指挥山河湖泊的盈满,四季的变化。

        他是神王,也是人皇。

        反观他这个单于呢?

        即是是他的父亲老上单于,也不是能主宰一切的至尊。

        各个部族,都只是臣服,而不是服从。

        到他手里,别说下面的部族了。

        就是本部之中,也有无数野心家,蠢蠢欲动。

        尹稚斜死了,且之又冒出来,且之投降了,亦石又跳出来。

        天知道,以后会不会有那个孪鞮氏带着兵马,将他和他的子女全部杀死?

        与汉朝皇帝相比,他这个单于,就跟一个部落的酋长没有太大区别。

        这让军臣又羡慕又嫉妒。

        他自然是做梦也想当皇帝。

        但可惜,军臣知道,至少在现在是不可能的。

        那些部族的大人物和贵族不会同意,就连这单于庭内,愿意的人也没有几个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军臣才要鼓励和推行汉化。

        因为,只有汉化,他才能名正言顺的学习汉朝皇帝,进行集权,做那个真正的天地之下,劳资第一,一切牛鬼蛇神都要跪下来唱征服的至尊。

        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不仅仅在世俗中要面临各部族的牵制。

        就是神权里,他也是神鬼的奴仆。

        就特么连个小部落的毛神,他都得供着!

        夏王却是急匆匆的走到军臣身边,跪下来说道:“大单于,大事不好了!刚刚有斥候回报,在渔水上游,发现了大量的死尸,还找到活口,他们是亦石的部下,是须卜氏族的骑兵!亦石可能已经完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军臣闻言大惊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        军臣记得,亦石可是带上他的本部万骑,还加强了瓯脱王的万骑和须卜氏族、兰氏的各一个万骑。

        算上楼烦奴和浑邪奴,总兵力已经超过三万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一支哪怕放在雁门关和云中郡,也可以跟汉朝军队有来有回的力量,怎么会败的如此快?

        军臣甚至记得十天前,还曾经得到了亦石的报告,说已经兵临汉朝上谷郡的郡城,破城指日可待。

        但,怎么一下子就兵败如斯。

        须卜氏族的骑兵的尸体,倘若是从渔水的更上游流下来的话。

        那么,这就可以证明,他们至少败逃到了汉朝的造阳附近,女祁和草原之间的群山之中,但即使逃到哪里,他们依然被汉朝人紧紧的咬着,追杀不停。

        军臣甚至能想象得到,那些惶恐不可终日的骑兵,在山陵和小道上仓皇逃命的场面。

        他们丢弃了一切能丢弃的东西,没日没夜的拼死逃向草原和他所在的方向。

        但汉朝骑兵如附骨之疽一样缠住他们不放。

        一个个士兵被射落下马,无助和绝望的骑兵,无路可逃,只能跳进滚滚的河水之中,或者跃进深山之内。

        “大单于,这是真的!”夏王沉痛的道:“我已经问过活口了,汉朝的车骑将军义纵亲自统帅神骑,在十万汉军的辅助下将右谷蠡王团团围住,须卜当户见势不妙,弃军逃到女祁,到依然难逃汉军的魔爪,汉朝的飞狐军主力从塞外草原包抄过去,须卜当户反应不及,在女祁大败,只能率军继续北逃,但遭到汉朝军队的不断追杀,据说,汉朝的飞狐军甚至在女祁建立了一座五千多人的京观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竖子安敢!”军臣闻言,怒不可遏!

        若问现在匈奴对那支汉朝军队仇恨值最高,毋庸置疑,首推飞狐军。

        飞狐军自以为的艺术,在匈奴人眼里是**裸的蔑视和羞辱!

        尤其是飞狐军喜欢将匈奴贵族的脑袋放在京观的基底,更是让匈奴人愤怒不已。

        这已经不是羞辱了,而是**裸的打脸!

        在匈奴文化中,他们同样也喜欢在胜利后,将敌人的脑袋制成酒器和其他器皿,收藏起来。

        甚至有比较野蛮的贵族,热衷于将这些战利品,悬挂在部落的穹庐和自己的大门口,以此彰显自己的武勋。

        而汉朝的飞狐军的行为,却与匈奴的这个传统不谋而合。

        于是,在匈奴人眼里,他们自动自觉的将飞狐军的行为与他们的习惯联系起来。

        匈奴人将敌人的脑袋制成酒器和其他器皿,是为了永生永世的折磨敌人的灵魂,让敌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飞扬跋扈,凌、辱他的妻子、鞭笞他的子女。

        而飞狐军将匈奴贵族的脑袋作为京观的基底,岂非也是同样的结果?

        要永生永世的镇压和折磨那些贵族的灵魂。

        甚至在一些匈奴贵族眼里,还不止如此。

        因为,贵族脑袋上面是奴隶和牧民的脑袋,这也就意味着,哪怕是在地狱之中,汉朝人也要将那些肮脏的奴隶和牧民,压在他们的脑袋上,让他们变成比奴隶还低贱的物种!

        再没有比这样的行为更能令匈奴愤怒的了。

        但,就跟匈奴人过去将自己敌人的脑袋制成酒器,或者插到木桩上一样。

        匈奴人现在对汉朝,对飞狐军,是无可奈何得。

        这支大名鼎鼎,与匈奴打了几十年交道的老朋友,在过去就已经是极为难缠的对手。

        冒顿大单于、老上大单于,多次想要彻底摧毁这个讨厌的军队,将他们的老巢化为灰烬。

        但结果,都是徒劳无功。

        就更别说是现在,飞狐军驻扎的飞狐口,已经是匈奴人永远无法接触的禁地!

        “大单于,现在不是愤怒的时候,请大单于速做决断!”夏王跪地拜道:“一旦汉朝的那个车骑将军和飞狐军解决完上谷的亦石所部,他们挥师北上,有神骑压阵,我军恐怕很难从此地安然撤退了!”

        军臣看着夏王,这个自己的弟弟,兰陀辛放出来辅佐自己的所谓智者,他的眼中狐疑不定。

        他甚至怀疑,自己的这个弟弟在暗地里搞什么花样!

        撤兵?

        撤军他就极有可能要面临死亡!

        他自己死了不要紧,但他的儿子于单,也一定会死。

        而他的妻妾则会被另外一个男人霸主,他的女儿们,更是被人当成牲口一样买卖!

        这是军臣所不能接受的。

        对军臣来说,假如他要死。

        那, .uknsh.m)在死前,为了不便宜其他混蛋,他宁愿拉着其他人一起死。

        至于死后匈奴的命运?

        我死以后,哪管洪水滔天!

        劳资都要死了,你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

        这种心态虽然很极端,但却几乎是所有统治者的心态。

        特别是引弓之民的统治者,向来都是这么想的。

        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野猪皮,野猪皮就是一个从来懒得管以后,只想自己爽的王八蛋。

        对这样的人来说,劳资活的爽的话,什么都好说,但假如劳资穷途末路要挂了,你们这些家伙活着有什么意思?不若来陪我!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这几天先把上个月的还掉先--(未完待续。)请记住小说我要做皇帝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302节 我死以后,哪管洪水滔天(还债一)网址://www.ndofh.com/1/1142/26263821.html

  • 【学习时刻】北大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苏剑:“稳”字当头,用改革稳定企业家和百姓信心 2019-09-12
  • 雪铁龙毕加索优惠1万 颜色可选欲购从速 2019-09-12
  • 上海市陆家嘴:打造社区多元治理“共同体” 2019-09-06
  •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 后续会咋样? ——凤凰网房产济南 2019-09-06
  • 转方式调结构显现阶段性成果(读数·发现经济运行的轨迹) 2019-09-06
  • 美官员航班确系被导弹击中 分析导弹轨迹 2019-09-05
  • 海淀区发布《海淀区文化创意产业投资引导基金实施办法》 2019-09-02
  • 淮北日报社党委书记、社长张士锋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09-01
  • 习近平:在会见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代表时的讲话 2019-09-01
  • 恒大赴意大利开启海外拉练 J·马随队高拉特不见踪影? 2019-08-22
  • 【学习时刻】中央党校张志明:开辟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通衢大道 2019-08-22
  • 中国打击学术不端行为令世界瞩目 2019-08-21
  • WeGame夏日大促开启:历史低价限时秒杀 折扣全攻略 2019-08-16
  • 太原出台人才落户新规 子女父母均可随迁 2019-08-15
  • 传销陷阱深似海 迷失自我难回头(图) 2019-08-12
  • 分享赚钱靠谱的平台有哪些 河北十一选五奖金计算 中国篮球基本规则 澳门葡京赌场美女大全 彩经网双色球杀号定胆 中国福利彩票3d开奖直播 4月6日重庆时时彩 江西快3一定牛规则 福建36选7晚上几点钟正式开奖 3d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是真的吗 恋爱的游戏真人版破解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快3一定牛预测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