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银保监会新规剑指大企业多头融资和过度融资 2019-10-11
  • 一村一品!安徽推广“四带一自”产业扶贫模式 2019-10-10
  • “神奇教练”米卢来啦!看他在人民网如何“嗨”聊世界杯 2019-10-10
  • 借同事新车酒驾烧毁 找同事“顶包”被识破 2019-10-06
  • 陕台“丝路云”融媒体平台启动 主流媒体融合转型“旗舰”出航 2019-10-04
  •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——湖北省直机关“三抓一促” 2019-10-04
  • 百姓故事:蒋姐姐的旗袍人生 2019-10-03
  • 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 2019-09-30
  • 七一党课:严书翰教授谈重温“不忘初心” 2019-09-30
  • 三星新旗舰 Galaxy S9 将于下月发布,配置曝光 2019-09-30
  • 广西:警方揭露赌博“老千”  警示“十赌九输” 2019-09-29
  • 日本不是那就你是喽。[大笑] 2019-09-29
  • 青岛峰会为世界注入强大正能量(钟声) 2019-09-28
  • 金融战,贸易战,是看不见硝烟的战争,但代价同样是惨烈的。面对强敌,奉陪到底,打好这场事关国运之战。 2019-09-28
  • 南昌古风物略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9-28
  •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刺杀

    作品:《我的幻想世界

        突然冒出来的这只小白鼠很通人性,并且毛皮干净,不像是什么野生的老鼠,反倒像是被人静心饲养的宠物一般。<[?网

        但这个世界还真没什么人会养一只老鼠作为宠物,反而养其他各种珍稀异兽的倒是很多,如此一来,那就只能说这只老鼠太过聪明,知道管理好自己的卫生。

        艾斯巴古看着爬过来的小白鼠露出了十分感兴趣的神色,在老鼠爬至面前后,艾斯巴古用食指挠了挠小白鼠的下巴,并天真地问道:“你有主人吗?”

        在景添的惊奇注视下,小白鼠立即摇头,并‘吱吱’叫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“太聪明了?!卑拱凸判老驳爻圃?,随后直接抓起小白鼠,起身将之揣在了自己胸口的西服兜里面。

        站在一旁的卡莉法见此双眉一簇,严肃地说道:“艾斯巴古先生!这只老鼠还没有检疫,您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管?!卑拱凸乓桓比涡缘难?,毫不在乎地说道:“我就要它做我的宠物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您先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管不管我不管?!卑拱凸欧路鹚P『⒆悠⑵频牧ν?,再次打断了卡莉法的建议,随后对景添抬手摆了一下:“告辞了景先生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,艾斯巴古毫不理会面色郁闷的卡莉法,转身便大步向船坞大门走去。

        “让您见笑了?!笨ɡ蚍ㄏ蚓疤砦⑽⒐?,随后推了推眼镜道:“那么告辞?!?br />
        话落,卡莉法同样转身,急步向艾斯巴古追去。

        “呵……”看着两人走出了船坞大门,景添这才轻笑一声,嘀咕道:“小白鼠……那么今天就是草帽一伙到来的日子么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嘛,无所谓了?!币∫⊥?,景添不再关心其他,四下扫视着整座船坞,并同步在心中定下了建造计划。

        稍后,做完了大致计划的景添、迈步向远处的起吊平台走去……

        既然草帽一伙已经到达了这座岛屿,那么也就代表着麻烦将起,不过景添有些好奇,如今没有了罗宾之后,草帽一伙又会因为什么事情才能继续搞出乱子呢?

        景添确认草帽一伙还会引出乱子,毕竟他们可是剧情主角,天生带着吸引麻烦的光环,因此即使不去主动惹事儿,麻烦也会主动去找上他们的,眼下就等着看将要出现的混乱、有没有原剧情那般的规模吧。

        转眼白天过去,夜晚来临。

        景添一整天的时间都在做造船前的准备,虽然他的力气很大,搬运材料节省下了大量的时间,但直到傍晚,也没能将整座船坞的材料处理多少,光压制、切割那些金属板和各种钢材就用去了他的全部时间。

        而娜美和罗宾则又逛足了整整一天,大包小包地拎回来不少,如今两人的卧室眼看都要放不下东西了。

        但娜美明显还未满足,在整理东西的时候、仍旧在和罗宾嘀嘀咕咕地谈讨着还有什么东西没买。

        安静的一夜就这么过去。

        当然,觉得安静的只是景添几人罢了,第二天一早,城市便到处充满了喧闹之声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?市长被刺杀了?”小八出去打探回了消息,娜美听闻之后惊呼出声。

        “死了吗?”景添略微蹙眉。

        “没有?!毙“艘⊥罚骸疤瞪砩现辛撕眉盖?,但抢救过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怎么到处都有乱子?!蹦让啦凰乇г梗骸罢饬教煳一挂晕庾鞘泻芎推侥?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会不会打扰我们的造船计划?”罗宾向景添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有点儿影响不多?!本疤硐肓讼氲溃骸暗认挛胰タ纯窗?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说起来……”罗宾面色有些犹豫:“昨天逛街的时候,我总感觉自己被什么人盯上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娜美再次惊呼,连忙问道:“怎么回事?什么时候有那种感觉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也不确定?!甭薇鑫⑽⒁⊥罚骸澳侵指芯跏庇惺蔽?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现有什么可疑的人了吗?”娜美追问。

        再次缓缓摇头,罗宾回答道:“没有,因为周围的人大部分都带着面具,将动作和眼神遮掩得很好,所以我没有现什么可疑之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真是的,怎么还有盯上了我们的家伙!”娜美愤恨一声,犹豫着说道:“难道是因为我们这两天露财太多的原因?”

        “几率不大吧……”罗宾说着看向景添:“你认为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两种可能吧?!本疤硐肓讼胨档溃骸澳母龀鞘卸蓟嵊谢疑屏?,所以一种可能是像娜美说的那样,你们被这座城市的恶棍盯上了;第二种可能则是那些世界政府的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世界政府?”娜美立即严肃起来:“是你们说过的谍报机关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差不多吧?!本疤眚?。

        “谍报机关的话……”罗宾回忆着说道:“最出名的就是‘c1’——‘c8’了,如果是他们的话,还真有些麻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少说了两个?!本疤砬嵘溃骸盎褂小甤o’和‘c9’两个机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?”罗宾稍微一愣。

        “很麻烦吗?”娜美问道:“以你的实力也会觉得对方难缠?”

        “烦人而已,实力倒是没什么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,那就不怕了?!蹦让婪畔铝诵?,对罗宾说道:“那我们今天就先暂停逛街吧,陪厄尔斯去船坞帮帮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?!甭薇鑫⑿︱?。

        景添没有异议,有了娜美和罗宾的帮忙之后,前期的材料加工度正好会更快一些。

        吃完早餐,众人简单整理过后便一起出了门,向着市政厅的方向走去。

        二十来分钟左右,四人来到了市政厅门口,不过却并未能够见到艾斯巴古,因为此时艾斯巴古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还未从昏迷中苏醒。

        接待景添一行人的是市长秘书卡莉法,向景添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,随后对景添的前来探望表示了感谢,又表示这次事件不会对双方的交易产生影响,最后礼仪十足地送走了景添四人。

        去往五号船坞的路上,娜美十分疑惑地说道:“那个秘书很不简单,还有建筑里面也是,有好几股不弱的气息,有他们?;?,那个市长居然仍旧被刺杀了?”

        “谁知道呢?!本疤砗敛辉谝獾鼗赜?。

        “你用‘见闻色霸气’感知一下,我的范围无法覆盖全岛?!蹦让浪档溃骸澳憧纯吹荷嫌忻挥惺裁锤呤?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怎么?你对这件事很感兴趣?”景添笑着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呃……只是好奇而已?!蹦让婪从沉斯?,讪讪地说道:“那算了,反正也不关我们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呵呵,走吧,我们到了?!本疤硐蚯胺揭伎杉木薮蠼鹗裘乓恢浮?br />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市政厅内。

        一座背阳、并且遮挡了窗帘的房间里,一道冷漠的声音从黑暗的阴影中传出:“上面怎么说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长官打算违抗命令?!笨ɡ蚍ǖ纳粝炱?,同样十分冷漠:“长官要我们做好两手准备,达成主要任务之余,想办法将那个妮可·罗宾也一起带回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抗命的后果由他负责吗……”男音有些不满。

        “长官说只要将妮可·罗宾成功带回圣地玛丽乔亚,就不会有任何麻烦?!笨ɡ蚍ɡ渚驳鼗卮?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好?!蹦腥顺辽档溃骸巴砩习凑占苹惺?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知道了?!笨ɡ蚍ǖ阃?。

        “咕咕咕……”

        鸽子的低鸣响起,并扑啦啦地拍打了两下翅膀,下一刻,说话的男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,光暗的‘分际线’沿着男人的胸腹缓缓上升,很快到达了肩膀,露出了一只雪白的鸽子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男人完全从阴影中走出,面色冷峻,正是五大工头之一的罗布·路奇……

        转眼到了傍晚。

        景添这边,有了罗宾和娜美以及小八的帮忙,果然令他加工材料的度有着飞的提升。

        娜美如今力气不小,和小起帮景添扶着各种钢材和铁板,而景添则将剑气维持在指尖,对钢材进行切割,再也不用他自己费事地找东西固定。

        罗宾的帮助也不少,控制着恶魔果实生成许多手臂,搬运各种材料的工作都被她包下,如此一来,景添只需站在原地专心处理材料就好了。

        一天下来,造船所需的所有金属都被景添进行了前期处理,甚至在夜晚到来之前,景添已经开始准备搭建船身的龙骨了。

        不过就在景添放置好第一根龙骨钢架时,娜美突然严肃地开口打断,表示很快就会有猛烈的风暴到来。

        景添一愣,这才从专心工作的状态中清醒过来,想起了剧情中的那个海啸。

        景添当即放下工作,带着三人回到了‘黄金冒险号’上,并让哞哞拉船、乘坐‘七水之都’特有的‘海水升降梯’,将船挪到了五号船坞的港口里面。

    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        刚刚将船???,空中便突然响起了震耳的雷鸣。

        娜美抬头仰望着压顶的乌云,半晌蹙眉说道:“快找东西把船好好固定一下,天气很不对,将要到来的风暴可能比我预计的还要大!”

        景添刚要动手,却突然愣住,转头看向了岛屿制高点的方向,也即是市政厅的方向。

        “小八,你去处理?!本疤戆谑址愿赖?。

        “好的大哥?!毙“丝觳匠迦チ舜?,很快拎着一大捆绳索走了出来,跳下船开始固定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娜美见到景添的样子有些疑惑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我得出去一趟?!本疤砘毓?,转头对娜美和罗宾说道:“你们就在船上呆着吧,我走之后注意安全,娜美警惕一下四周,如果有入侵者的话不要客气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生了什么事?”娜美更加不解。

        “市政厅恐怕又要遭受袭击,我去看一下,别让艾斯巴古死了?!本疤斫馐偷?。

        “哦,去吧,拿着电话虫,有事呼叫我们?!蹦让烂挥卸嘞?。

        “好?!本疤碛ο?,回船舱取了一只小型电话虫揣在了兜里,再次知会了一声之后跳下了船,迈步向市政厅的方向走去。

        之所以如此行动,却是景添突然想起一件事。

        原剧情中,有着草帽一伙的插手,这才勉强保下了艾斯巴古的性命,但如今罗宾被景添带上了船,因此剧情已经彻底被改变了。

        现在草帽一伙并没有打算去市政厅掺和什么,估计昨晚的暗杀事件、也和他们也扯不上什么关系了。

        在景添的感知中,草帽一伙现在都聚集在了城市的后街那边,那么如此一来,艾斯巴古的小命恐怕就要悬了,哪怕不看在和艾斯巴古的交易上面,就看在对方是个好人的份儿上,景添也要出手保下对方的性命。

        用‘见闻色霸气’感知着市政厅那边的混乱,景添稍微加快了一些脚步。

        不过没走多久景添便突然一愣,因为他感觉艾斯巴古的气息猛地弱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来不及多想,景添脚下出‘嘭’地一声炸响,身形瞬间冲天而起,踩了两下‘月步’之后改为运转‘舞空术’,景添向着市政厅快飞去。

        轰——

        眼看就要靠近,却不料市政厅大楼突然蹿起一道爆炸火光,令景添双眉一凝,再次加快了度。

        眨眼来到了现场,景添动作毫不停顿,循着艾斯巴古的气息、一个猛子便扎入了火海之内。

        放开灵气罩隔绝了火焰,景添撞开一道墙壁,踢飞几大块建筑残骸,很快便进入了一个满是火焰的房间。

        “还好……”低喃一声,景添快步走到了房间中央,蹲下身子将灵气罩的范围扩大,压灭了扑来的火焰。

        探出手,景添在昏迷的艾斯巴古身上检查了一下,现伤势虽重,但其体内的几颗子弹只有一颗打穿了胃,其他几颗都没有命中要害。

        伸出剑指给艾斯巴古点穴止血,随后将艾斯巴古半扶起身,抬掌在对方后背快拍打了几下。

        嗖嗖嗖嗖!

        四颗有些走形的子弹、瞬间从艾斯巴古的前胸伤口中飞出,带着鲜血钻入了愈加高涨的火海之内。

        “唔……”昏迷中的艾斯巴古露出了痛苦的神色,低吟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眼。

        “是……你……”用了近乎十秒的时间,艾斯巴古这才看清了景添的面容,迷茫地轻吟出声。

        “你欠了我一条命?!本疤硪槐哂谩搅迫淌酢拱凸偶虻ゴ砩耸?,一边玩笑地说道:“那么我们之间的交易能不能再打个折?”

        艾斯巴古沉默了一下,这才咧了下嘴角,声音断续,同样玩笑着说道:“我还以……为,你要把所有……钱款、都免掉呢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总不能让你赔得破产嘛?!本疤碓俅瓮嫘σ簧?,随后收回笼罩在艾斯巴古胸口的右手:“好了,伤势暂时控制住了,我们先出去再说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谢谢了?!卑拱凸乓丫辞辶酥芪У那榭?,看着那仿佛特意避开他和景添两人的火焰,眼神中闪过一道思索的神色。

        景添可不想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艾斯巴古,因此也没照顾一下对方的想法,直接拎着后衣领将艾斯巴古提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在艾斯巴古的苦笑中,景添拎着对方便从破开的墙壁跳了出去,引得外面的人群响起一阵惊呼。

        “是艾斯巴古先生!放开先生!”

        景添刚刚落地,便有眼神儿好的人认出了艾斯巴古,顿时带头向景添厉喝。

        “等等!他不像是凶手!“有人比较克制,连忙开口提醒。

        艾斯巴古还醒着,因此很快便将景添的身份解释清楚,这下子周围的员工和市民顿时情绪大变,纷纷向景添高喊着道谢,更有人涕泪横流地跪拜不已。

        “对了!巴里!巴里先生!”一名背着锯刀的船工突然惊呼起来,随后一把抓住景添手臂,大声恳求道:“您是医生吧!快救救巴里先生!刚才他从楼上坠了下来,直到现在还没醒来!”

        “巴咳咳、巴里!他怎么样了?”艾斯巴古闻言大急,连忙询问,并恳切地转头看向景添。

        “在哪,我看看?!卑锶税锏降?,景添开口询问。

        “这里!巴里先生在这里!”远处一处人群传来呼喊声。

        “抬上艾斯巴古,一起去那边?!本疤矶灾芪У娜朔愿?。

        “是!”

        巴里的伤势要比艾斯巴古看起来惨得多,右肩有着一个通透的血窟窿,胸口被人砍出了‘x’字刀痕,因为周围人群中没有职业医生的缘故,所有伤口仅仅胡乱地用绷带缠紧了而已,此时绷带早已被血液染红。

        不过对方气息仍在,不得不叫景添感慨,这个世界人类的生命力、还真不是一般的顽强。

        拆开绷带,景添检查了伤口之后进行止血处理,随后使用‘医疗忍术’开始治疗。

        在周围响起的一阵阵惊呼声中,巴里身上的所有伤痕,在十来分钟的时间便纷纷愈合,如果不是那满身的鲜血、以及愈合伤痕留下的粉嫩肌肤,几乎谁都以为巴里根本没有受过伤呢。

        巴里治疗完毕,景添又开始给艾斯巴古重新治疗,不过治疗艾斯巴古所用的时间更长,毕竟巴里只有一道贯穿伤,而艾斯巴古则有四处几乎贯穿的‘新鲜’伤口,还要加上昨天的两道旧伤。

        半个小时,景添收起了手掌上的绿色光芒,轻声对满脸震惊之色的艾斯巴古说道:“起来吧,感觉一下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艾斯巴古起身,看了看双手,又用双手摸了摸身上刚才还有伤口的地方,表情更加惊奇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恶魔果实的能力吗?”艾斯巴古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不,只是单纯的医术罢了?!本疤砝恋媒馐?,因此打算含糊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样的医术可以达到这种程度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吱吱吱——”

        一阵尖锐的老鼠叫声响起,成功打断了艾斯巴古的好奇心。

        众人低头看去,只见艾斯巴古随便捡的那只小白鼠从一旁穿过了人群,快爬到艾斯巴古身下,直起上半身一阵叫唤,鼠脸上十分人性化地充满了担心之色。

        “哦哦,暴龙啊,你没事真是太好了?!卑拱凸琶媛缎老仓?,连忙弯腰将小白鼠用手心托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艾斯巴古先生……”巴里眼见治疗完毕,不由低呼一声,直视着艾斯巴古的眼神中充满了痛苦之色。

        艾斯巴古的眼神中同样闪过一丝痛苦,微微叹息,对巴里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“那么这边已经没什么事了,我就告辞了?!本疤聿幌攵啻?,因此开口告辞。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,多谢阁下了?!卑拱凸懦烈饕幌轮蠡卮?,郑重地向景添微微鞠躬。

        “谢谢阁下!”巴里连忙弯腰,对着景添来了个九十度的躬身。

        “谢谢恩人!”

        “感谢恩人!你是我们整个七水之都的大恩人!”

        周围的船工和民众也纷纷向景添高呼着致谢。

        “那么你先处理事情吧?!本疤淼愕阃匪闶墙酉铝烁行?,说完之后,直接转身离去,因为他感知到了一些情况,如今‘c9’的那群人居然找上了草帽一伙,景添打算去看看。

        不好太过惊世骇俗地使用‘舞空术’,同样也不好使用‘月步’,毕竟刚才的袭击者就使用了‘月步’,景添可不想多费口舌再去解释什么。

        快步离开了市政厅,待远离了人群视线,景添这才蹿身而起,跳上了一座屋顶之后,加快度向感知中的方向赶去。

        这次仍旧来晚一步,等景添到达感知的地点时,‘c9’一伙已经押着乌索普和弗兰奇两人走出了建筑,而路飞等人则不见任何身影。

        站在一座房顶的烟囱后面,景添目视着‘c9’一伙离去,待不见身影,景添这才从房顶跳下,走进了那间老旧的仓库。

        室内的另一边墙壁已经破裂坍塌了大半,四下打量仓库,景添只看见了地上掉落着的一把刀,并没有见到索隆。

        放开‘见闻色霸气’感知一圈,这才在很远的地方感知到了索隆和路飞的气息,而乔巴和娜美的气息则在建筑外面的不远处。

        没有去理会,景添上前将索隆的这把‘三代鬼彻’给捡了起来,随后走到穿过了室内的河岸旁,抬手抚摸着‘梅丽号’的船身。

        少顷,景添叹息出声……(未完待续。)8请记住小说我的幻想世界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刺杀网址://www.ndofh.com/0/16/21130715.html

  • 银保监会新规剑指大企业多头融资和过度融资 2019-10-11
  • 一村一品!安徽推广“四带一自”产业扶贫模式 2019-10-10
  • “神奇教练”米卢来啦!看他在人民网如何“嗨”聊世界杯 2019-10-10
  • 借同事新车酒驾烧毁 找同事“顶包”被识破 2019-10-06
  • 陕台“丝路云”融媒体平台启动 主流媒体融合转型“旗舰”出航 2019-10-04
  •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——湖北省直机关“三抓一促” 2019-10-04
  • 百姓故事:蒋姐姐的旗袍人生 2019-10-03
  • 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 2019-09-30
  • 七一党课:严书翰教授谈重温“不忘初心” 2019-09-30
  • 三星新旗舰 Galaxy S9 将于下月发布,配置曝光 2019-09-30
  • 广西:警方揭露赌博“老千”  警示“十赌九输” 2019-09-29
  • 日本不是那就你是喽。[大笑] 2019-09-29
  • 青岛峰会为世界注入强大正能量(钟声) 2019-09-28
  • 金融战,贸易战,是看不见硝烟的战争,但代价同样是惨烈的。面对强敌,奉陪到底,打好这场事关国运之战。 2019-09-28
  • 南昌古风物略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9-28
  • 福建11选5的走势图 多乐彩票公司 江苏快三选号技巧 一肖中特平100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开奖 河南快赢481开奖号码 广东快乐10分开奖历史 3d开奖结果331的前后关系 广东快乐10分开奖助手 基诺彩票怎么才算中奖 keno彩票规律 幸运农场29期 聚富彩票网|开户 彩票投注站的利润 浙江体彩20选5走势图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