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银保监会新规剑指大企业多头融资和过度融资 2019-10-11
  • 一村一品!安徽推广“四带一自”产业扶贫模式 2019-10-10
  • “神奇教练”米卢来啦!看他在人民网如何“嗨”聊世界杯 2019-10-10
  • 借同事新车酒驾烧毁 找同事“顶包”被识破 2019-10-06
  • 陕台“丝路云”融媒体平台启动 主流媒体融合转型“旗舰”出航 2019-10-04
  •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——湖北省直机关“三抓一促” 2019-10-04
  • 百姓故事:蒋姐姐的旗袍人生 2019-10-03
  • 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 2019-09-30
  • 七一党课:严书翰教授谈重温“不忘初心” 2019-09-30
  • 三星新旗舰 Galaxy S9 将于下月发布,配置曝光 2019-09-30
  • 广西:警方揭露赌博“老千”  警示“十赌九输” 2019-09-29
  • 日本不是那就你是喽。[大笑] 2019-09-29
  • 青岛峰会为世界注入强大正能量(钟声) 2019-09-28
  • 金融战,贸易战,是看不见硝烟的战争,但代价同样是惨烈的。面对强敌,奉陪到底,打好这场事关国运之战。 2019-09-28
  • 南昌古风物略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9-28
  •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中招

    作品:《我的幻想世界

        走出赌场,景添双手上绿色的医疗查克拉浮现,抬手将脸上为了让纲手消气而没有消去的伤痕治愈。

        感知力放开扫描全镇,不过景添并没有发现大蛇丸的查克拉反应。

        不过想想也对,原剧中纲手还要玩过电子赌场、再逛将军府时才会和大蛇丸碰面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景添摇摇头,迈步向旅馆返回。

        另外一边,纲手今天的这场赌博感觉十分别扭,以往赌博时虽然也有赢的时候,但最后结果一定是她输光筹码,但今天太例外了,都是小输大赢,筹码很快在身前聚拢了一大堆。

        纲手越来越烦躁,但无论她多么不专心、最终结果还是那样,不断地赢钱。

        啪!

        一拍桌子,纲手脸上丝毫不见赢钱的高兴,阴郁地低喝:“不玩了!”

        许多赌徒见此终于松了口气,毕竟输得太多了。

        不过却没人怀疑纲手作弊,因为他们今天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,到手的牌一直都惨不忍睹。

        将筹码换成钱,纲手仍旧一脸郁郁地走出赌场,迷茫地在镇子内游逛了一会儿,回神时正好看到旁边有一家电子赌场,不由脚步一转走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没多久,纲手脸色更加阴沉地走出了赌场,因为她投入老虎机的第一个硬币就给她爆出了三个7……

        景添坐在旅馆房间的窗台,抬眼向着镇子后方的将军府高楼看着,半个小时过后,突然高楼瞬间倒塌,灰尘冲天而起,进而这才慢悠悠地传来‘轰隆’一声。

        小镇内的居民全部惶然,继而嘈杂起来。

        景添微蹙双眉看向远方的将军府,想了想没有动身,因为他没有那份口才,也没有信心转变纲手如今的观念,所以还是让鸣人那个嘴遁忍者去做吧。

        一直到晚上纲手也没有回来。而景添也始终没有离开旅馆,因为他早已感受到了自来也和鸣人的查克拉,此时正和纲手聚在一起……

    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景添睁开眼,下床洗漱,同时放开了感知。

        此时鸣人和自来也正在两条街以外的一家旅馆,而静音则在景添戈壁。纲手却不在镇内,反而在镇子外面。

        洗漱完毕后景添出门。敏锐的听力听到了戈壁房间的动静,显然静音也起床了。

        等了片刻景添上前敲门,房门很快被拉开。

        “凯伊大人?!本惨艚棵磐耆?,惊奇地打量着景添问道:“有什么事吗?哦对了,昨天自来也大人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景添缓缓点头:“纲手呢?”

        “纲手大人她……”静音情绪低落,半晌才轻声回答:“我也不知道,纲手大人让我这两天自由活动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景添微微叹了口气:“好吧,那我去赌场看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凯伊大人!”静音已经从自来也那得知了景添的身份,因此称呼中带上了‘大人’称号:“可以的话……请您帮帮纲手大人!”

        “啊?!本疤砬嵊σ簧?。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旅馆。

        循着纲手的查克拉反应,景添向镇外走去,不过半途却停下了脚步,因为纲手已经走进了镇子,并向着赌场方向而去。

        景添脚步一转,同样向赌场走去。

        不久之后,赌场大门口。

        “昨晚没睡?”景添看向迎面走来、整个人没有多少生气的纲手问道:“怎么那么重的黑眼圈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要你管?!备偈钟锲降鼗赜σ痪?。脚步一顿之后直接越过景添,迈步走进了赌场。

        景添没有跟着,而是在赌场附近的一个小吃摊要了点东西,一边吃一边等候。

        两个多小时之后,仍旧那副‘丢了魂儿’模样的纲手走出了赌场,也没来景添这边。转身向街道另一边的方向走去。

        景添见此摇了摇头,稳坐不动,感知却始终放开、跟着纲手。

        纲手毫无目的一般在整个镇子内乱逛,临近中午,景添这才问小吃摊的老板要了些吃食打包,向纲手所在方向走去。

        纲手不知不觉走到了镇子外面,在一座小型瀑布旁的山壁上停下了脚步。出神地看着远方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吃点儿?”景添的声音突然响起,进而一个方便袋递到了纲手面前。

        纲手麻木地转头,看了看景添之后又回过了头,半晌抬手将景添手中的方便袋接下。

        毫不嫌脏地直接坐下,纲手没有动那些关东煮之类的食物,而是直接拿起清酒瓶子,弹掉瓶盖儿后仰头就喝。

        景添没有出声阻止,伸腿坐在地上,双臂向身后支撑,目视远方。

        不知多久,纲手扔掉手中酒瓶,同样目视着远方,嗓音有些沙哑、低沉地开了口:“老头子怎么样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死不了,应该还有几年活头,当然,如果我能治好他的话就另说了?!本疤碛锲降鼗馗?,进而又问道:“要我叫你师姐吗?”

        纲手没有回答,反而继续语气平淡地问道:“大蛇丸用了秽土转生之术?”

        “啊?!本疤砻挥性谝猓骸俺醮投烧婺芨颂砺榉?,如果不是他们的话、大蛇丸这次就要留在木叶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原来真的可以让人复活……”纲手语气中有种说不清的意味。

        “你没看过封印之书?”景添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?”纲手默认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怪不得了,如此你也就不了解秽土转生之术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说说?!备偈肿芩闵晕⒗戳说憔?,掀开便利袋,抽出一串丸子塞进了嘴中。

        “秽土转生之术……”景添嘴角微微翘了一下:“那个术只可以将死去之人的灵魂从阴间召唤回来,再借着活人祭品令那些灵魂附身,不过……”

        景添的一声‘不过’令动作一顿的纲手将头转了过来,有些不满地说道:“说完?!?br />
        轻轻耸肩,景添接着说道:“不过被召唤出来的人都要受施术人的控制,毕竟本质还是杀人的忍术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被召唤之人不可以久存?”纲手从景添的话中联想到了什么,面色更加阴郁。

        “当然不能,毕竟施术者的查克拉是有限的?!本疤淼愕阃?,继而再次吐出两个字:“不过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想死吗小混蛋!”纲手怒意低吼。

        “好好,我错了?!本疤砗廖蕹弦獾氐狼?。笑着说道:“我出村之前有和三代老头子说过关于秽土转生的事情?!?br />
        景添不给纲手插话的时间,立即将他和三代在医院里商量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准备向猿飞表达的想法只说出了一半对吧?!备偈瞩久嘉实?。

        “不错?!本疤淼阃罚骸澳敲茨阆胩业耐暾敕??”

        “说?!备偈秩险嫫鹄?,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。

        “凡是忍术我认为都有相对应的解法,因此秽土转生之术也必然?!本疤硭档溃骸暗比?,我说的不是取消秽土转生让灵魂重返阴间,而是指忍术的再次开发,达到真正复活的效果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大蛇丸做到了?”纲手震惊。
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!本疤磬托Γ骸拔矣植皇敲患笊咄枋┦醯淖刺?。所以他还差的远呢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要啰嗦!”纲手有些沉不住气。

        “我之前对那个忍术研究了一段时间,我发现……”景添特意卖关子顿了一下。想要令纲手那暮气沉沉的情绪再次活跃,随后接着说道:“如果被召唤出来的人得知了‘秽土转生之术’的施术方式,那么就可以解除施术者的控制,达到自主行动的效果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有多大把握!”纲手双拳攥紧。

        “你就不关心我是否会做人体研究?或是祭品的问题?”景添微微一愣。

        “你之前不是说过了么,那个叫什么克隆的?!备偈值蜕档溃骸拔乙彩且搅迫陶?,因此我知道你的想法的确可行,唯一不足之处就是那些克隆人的寿命太短,因为构成他们身体的细胞已经分裂到了极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还得是有见识的?!本疤硇ψ诺阃罚骸昂腿贤纷铀嫡庑┧耆吞欢?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别废话,你到底有多大的把握!”纲手认真盯着景添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理论上有六成。等我招出二代大人询问一些事情的话、成功率就要另外计算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……”纲手深吸口气转过了头,看向远方沉声说道:“我等着你的结果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回村?”景添有些意外,转头试探。

        “哼!”纲手抬手摸向胸前的项链:“那要等那个九尾小鬼能赌赢了我!”

        “肥羊……”景添撇嘴,低声叨咕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?”纲手脸上的阴郁之色消散了许多,闻言立即危险地眯起了双眼,转头看向景添。

        不过纲手见到景添此时的眼神儿后顿时眼角一抽、额前十字浮现。

        刚才纲手摸向胸口项链时、令景添的视线不由跟着移了过去,而此刻的情况是:纲手弯腰坐着。本就令衣襟有些敞开,而再次抬手顿时令衣襟完全离开了身体,空出了不小的缝隙,景添这么一转头,瞬间便被余光中发现的粉色而吸引住了视线。

        联想到前两天清晨的情况,纲手突然冷风嗖嗖地眯眼笑了起来??谒档溃骸八灯鹄础愕纳丝墒呛玫谜婵彀 ?br />
        景添被‘阴风’吹得浑身汗毛诈竖,抬眼看向纲手那仿佛散发着黑色光芒的脸庞,艰难地扯着嘴角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:“我、我是医疗忍者嘛……”

        嘎啦!

        纲手松开项链攥起拳头,骨节爆响之下继续笑道:“我是医疗专家,让我来指导一下你的医疗忍术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、不用?!本疤砜焖僖⊥?,同时不动声色地将身体向旁边移开。

        “好的,我会用心教导你的?!备偈帧氯帷低?。下一刻表情就变了,狰狞地一拳头向景添砸下:“去死吧混蛋小色鬼!”

        轰隆……

        晚间,景添和纲手落脚的酒馆旅店之内。

        纲手没有再定一个房间,打发静音回了隔壁休息后、和景添一起盘坐在榻榻米上,一边喝酒一边吃着烧烤。

        “喝!下次别让我开口吩咐!”纲手抬手轻轻敲了敲榻榻米,威胁地对着景添向酒瓶扬了扬下巴。

        景添默默无语,听话地给自己倒上一盅酒。

        纲手一边喝酒一边盯着景添??醋啪疤砟俏诤诘难劭?、肿起的两腮、满头的大包……

        “说起来你的医疗忍术是跟谁学的?”纲手一口酒饮下,心情畅松地问道:“掌仙术居然运用得那么轻松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自学?!本疤沓粤丝诙垢?,咽下后说道:“我天生对查克拉操控极强,因此所有忍术只要知道怎么用、都可以立即学会,甚至级以下忍术都可不不用结印?!?br />
        纲手暗中吃惊,不过却皱眉看着景添,沉吟片刻说道:“如果真是这样……那么以后你就要万分小心了……毕竟木叶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团藏么?”景添抬眼看了纲手一眼。

        “嗯。那老混蛋最喜欢的就是扼杀功臣和天才,不会允许任何脱离他掌控的人存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他拿我没办法的?!本疤砗敛辉谝獾厮档溃骸胺衫咨裰跻丫晃艺莆樟说诙鼋锥?。封印术我也精通,所以他留不住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可真天才?!备偈钟锲谐渎讼勰接敕泶?。

        景添乖乖地喝酒,才不去犟嘴触霉头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景添和纲手两人一同转头,向窗外看去。

        很快一道红色人影一闪,自来也出现在窗台之上,蹲在那里笑嘻嘻地向屋内两人举手招呼:“呦~都在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又想干嘛?!备偈瞩久?,没好气地向自来也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人多喝酒热闹嘛?!弊岳匆埠敛煌獾赖卮哟盎ё杲宋葑?,盘腿坐下后不客气地拿起一瓶酒:“一起喝点儿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倒胃口?!备偈盅党?。不过却也没有驱赶,拿起酒自己喝了一口。

        “说起来凯伊?!弊岳匆材米啪破亢认乱豢?,放下酒瓶后看向景添:“既然你都找到了纲手、怎么不通知我一声,这两天光看鸣人那笨蛋练习忍术了,无聊死我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是说了等你在这里汇合么,纲手要离开短册街的话我自然会通知你?!本疤硭低暧炙始缦莺Γ骸拔铱刹桓掖蚪聊阃悼杼?、喝花酒、勾搭美女玩一夜风流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胡说什么!”自来也慌张地伸手遮住景添的嘴,一脸心虚不敢看向纲手。

        “还是那副德行?!备偈粥土艘簧?。

        “取材。取材……”自来也底气不足地小声辩解,随即拿起酒瓶敬酒:“喝,来喝酒?!?br />
        一口酒饮下,自来也不敢让景添挑起话头,连忙带节奏地将话题转向了回忆,和纲手一边吃菜喝酒一边回忆往昔。说些各自的经历而不去理会景添。

        景添乐得如此,终于不用喝酒的他专心地吃起了菜。

    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喝得差不多的自来也放下空瓶,环视纲手和景添,幽幽叹息一声:“要是大蛇丸没变的话该多好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滚!”纲手不满地将酒瓶重重顿在榻榻米上:“别说那些让人不爽的话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哎……”自来也叹息一声,沉默下来。

        纲手也沉默,眼神放空、不知不觉地一杯杯喝着酒。

  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。没有倒出酒的纲手回神,嫌弃地对着自来也挥手:“滚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自来也毫不在意,笑声中起身,向景添使了个眼色后告辞离开,从窗口钻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纲手看了看身前残羹,长吐口气后起身走到床前坐下,对景添吩咐:“睡的地方你自己收拾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再给你定一间房……”景添一脸郁闷。

        “少啰嗦?!备偈纸采系谋蛔尤拥介介矫咨?,仰身躺了下去,闭上眼睛再次命令:“动作快点,闭灯?!?br />
        景添无语,只好弯腰将餐盘酒瓶收拾出去,随后将被子铺在地上,关上了房间内的电灯。

        景添这具身体大都是在软床上睡觉的,因此冷不丁一睡榻榻米十分不习惯,翻过来覆过去地许久都没有睡着。

        “安静点!”黑暗中传来纲手不耐烦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“睡不着,太硬?!本疤砻粕г?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以为是谁家的少爷呢?”纲手不屑:“亏你还是个忍者?!?br />
        景添沉默。

        过了半晌,纲手声音再次响起:“滚上来吧!”

        景添诧异,犹豫过后起身抱起了被子。从床脚爬上了床,继而发出一声舒爽满足的叹声。

        “老实点?!备偈志妫骸胺裨蛭野涯愕淖ψ佣绲??!?br />
        景添没有回应,却主动往床的里侧尽量靠了靠。

        房间静了下来,景添本就有些酒意上涌,因此身下舒适后很快便睡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纲手听着景添呼吸沉缓下来,于黑暗中睁开了双眼,双目盯着屋顶出神。

        景添睡觉是真的不老实。不搂抱着什么就不舒服,因此半夜再次滚动身体。抱住纲手的身子之后这才安静下来。

        纲手斜眼看着景添的动作,没好气地眯了眯眼。

        将伸进她衣襟的手拿出去,结果没多久景添再次将手伸了过来,如非纲手可以肯定景添此时是真的在睡眠之中,恐怕纲手早就发飙了。

        连番几次景添都会再次黏上来,甚至将脑袋也凑了过来,无意识地在纲手胸前乱拱。

        纲手终于无奈,将景添脑袋推到一边之后、不再理会那条抓着她一团柔软的手臂,这才令景添老实下来。

        纲手再次抬眼失神地看向天花板。不知何时睡了过去……

        心中装着事的纲手并没有睡好,天色微亮便起床离开了房间,到楼下叫了点儿酒喝了起来,又在景添和静音没有下来之前离开了餐馆,独自去了赌场。

        连续几天就这样度过,每天纲手白天都要么在赌场、要么跑出镇外,而晚上才回来旅店。拽着景添一起喝酒,间或加一个自来也。

        晚上睡觉时纲手也习惯了身边有景添存在,甚至也渐渐习惯了景添的不老实,毕竟这几天有人勾起了她的怀念,令纲手不知不觉地从景添身上联想到了她死去的弟弟……

        一晃六天过去,明天就是纲手和大蛇丸约定的日子。

        这天晚上纲手回来的很晚。脸上还有着酒意未散的红晕,回到景添房间后纲手二话不说,直接将手中拎着的一大袋子酒食扔下,吩咐景添快点摆好。

        景添心中清楚却也没说,麻利地将酒菜一一摆放整齐。

        “喝!”纲手直接塞给景添一瓶酒:“好几天没见你醉酒的狼狈模样了,今天你一定要给我喝醉掉,否则我就和你算算这几天的帐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喝的话一笔勾销?!本疤碜プ』崽柑跫?。

        “呵……”纲手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。进而点头:“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就喝吧?!本疤硪膊挥镁浦蚜?,抓着酒瓶仰头就喝。

        景添以往可以喝六瓶、甚至这几天已经锻炼出七瓶的酒量,但如今两瓶下去就软了。

        纲手默默将手中瓶酒喝光,这才表情落寞下来,上前轻轻抱起景添,去掉外衣后放在了床上,并拉过被子为景添盖好。

        侧身同样倒在了床上,纲手盯着景添的睡颜走了神儿,半晌抬起手臂,将景添往怀中搂了搂,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……

        翌日,景添睁眼时外面已经日上三竿。

        双手支床想要起身、结果景添立即苦笑一声,再次软到。

        “没想到,居然和自来也是一个待遇……”景添嘀咕,随后闭上眼睛,双手费力地抬起合拢胸前,好半天终于捕捉到了自然查克拉。

        一声轻喝景添开启了仙人模式,自然之力洗刷之下很快便将体内的药力驱散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以后要在‘毒’这方面用点儿心了?!被指戳颂辶Φ木疤砥鹕硐麓?,消散掉仙人模式。

        放开感知,下一瞬景添便皱起了双眉。

        因为此时所有人的查克拉都在城外,显然静音并没有来叫他,而是直接带着自来也和鸣人去支援了。

        “真是……”景添嗤了一声,摇摇头直接从窗口蹿了出去,加速赶往城外战场。

        刚刚蹿出房间景添面色就是一变,因为他预想中的最坏结果出现,初代和二代火影的查克拉出现在了远方战场。

        景添面色一整,下一瞬突然消失不见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        :这章质量下降不少,因为地球心里太过烦躁了,一是有书友不喜欢火影,可是众口难调地球是真的没办法。二是那些专门看倒版的,看就看别,别回来申请小号发书评显你存在,再我以后全部发防盗章节,让你看乱码去。

        感谢+s_69、紫晶弦月、爱上别人的修罗、大茶碗、醉天宇、软骨头、浪情枫、众位朋友的宝贵月票支持!请记住小说我的幻想世界 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中招网址://www.ndofh.com/0/16/15377310.html

  • 银保监会新规剑指大企业多头融资和过度融资 2019-10-11
  • 一村一品!安徽推广“四带一自”产业扶贫模式 2019-10-10
  • “神奇教练”米卢来啦!看他在人民网如何“嗨”聊世界杯 2019-10-10
  • 借同事新车酒驾烧毁 找同事“顶包”被识破 2019-10-06
  • 陕台“丝路云”融媒体平台启动 主流媒体融合转型“旗舰”出航 2019-10-04
  •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——湖北省直机关“三抓一促” 2019-10-04
  • 百姓故事:蒋姐姐的旗袍人生 2019-10-03
  • 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 2019-09-30
  • 七一党课:严书翰教授谈重温“不忘初心” 2019-09-30
  • 三星新旗舰 Galaxy S9 将于下月发布,配置曝光 2019-09-30
  • 广西:警方揭露赌博“老千”  警示“十赌九输” 2019-09-29
  • 日本不是那就你是喽。[大笑] 2019-09-29
  • 青岛峰会为世界注入强大正能量(钟声) 2019-09-28
  • 金融战,贸易战,是看不见硝烟的战争,但代价同样是惨烈的。面对强敌,奉陪到底,打好这场事关国运之战。 2019-09-28
  • 南昌古风物略记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9-28
  • 任选9场胜负开奖结果 欢乐斗地主可用老版本 快乐12最大遗漏数据漏 大象彩票网址是多少 大学生赚钱的40个方法 今天时时彩开奖记录 西安电子游艺机 陕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广酉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彩彩开奖结果查询 曾道人6肖精选1肖 求时时彩后三包胆号码 北京pk是最稳全天计划 十赌九输一波中特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