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五届中国—亚欧博览会 2019-04-19
  • 飞利浦佛山照明欧普照明六大品牌LED灯管深度评测(上) 2019-03-28
  • 300架F35已交付 专家:中国五代机步子应快点 2019-03-28
  • 曹妃甸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坚强人才智力支撑 2019-03-26
  • 面对问题的态度比问题本身更有意义 2019-03-25
  • 神奇!沈阳现3D稻田画 2019-03-25
  • 传媒每周热闻第359期:第41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发布 新浪微博热搜下线整改 2019-03-22
  • 方法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3-22
  • 中央纪委紧盯“节点” 4年来通报曝光问题近4000起 2019-03-20
  • 我老张工可没有笑博士的野心,但自信有笑博士无法企及的本事。科学技术支持计划经济,在计划经济下,资源的配置和需要是计划的,无需个人去过多地操心。个人对社会,主要是 2019-03-20
  •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9-03-18
  • 五月份经济运行稳中向好——新动能茁壮成长 企业效益持续改善 2019-03-18
  •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中心 2019-03-17
  • 心疼!野生水鹿从陡坡摔落 右角断裂身体多处受伤 2019-02-16
  • 杭州海关查获侵权世界杯足球 2019-02-16
  • 第667章 蛇眼男子

    作品:《出闺阁记

        “找我做甚?”行不多时,行苇终是开口问道,阴冷的语声中含了几丝怨怼,似因某事而不虞。

        陈劭却与他正相反。

        他面上是一缕春风般温煦的笑,袍带当风、徐步行来,对行苇所言,直若未闻。

        “你哑巴了?”等了一会儿,见他总不开口,行苇似是恼了,语声越发恨恨,像咬着牙根儿吐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陈劭仍旧不予理会,顾往前走着,不多时,眼前陡然一阔,湖开平波、天水苍茫,却原来这路穷处,便是清湖。

        宴客的大花厅建在湖畔一隅,雕栏玉砌、笑语喧阗,更有婉转的唱曲儿声渡水而来,被那湖风一吹,平添几分凛冽,倒比原曲更有韵致。

        陈劭掸了掸氅衣,信步前行,直待行至湖畔观景台,方自止步,却仍旧不出声。

        行苇微抬头,往四下望了望,鄙夷地“嘁”了一声,盯视着他的背影,冷冷道:“尔等朝廷重臣,本该以民为天、常忧天下,可你们呢,不思国事、不晓民情,不过一群禄蠹罢了,成天只知吟风弄月?!?br />
        言至此,忽一挑眉,面露嘲讽:“我说,你急吼吼地找我过来,莫非是要请我在这里赏湖光、听戏文?”说着便摇头皱眉,满脸不屑:“若如此,倒是不必。我情愿跟那些下里巴人烤火吃茶,也不与尔等所谓阳春白雪同流合污?!?br />
        听着他的长篇大论,陈劭面色不动,只垂下手臂,靛蓝宽袖落上氅衣,袖口儿绣的云纹,恰迎上那鹤首朱喙。

        “狗吠扰人清静?!彼咳恍τ?,声音极淡,全无情绪。

        行苇面色一寒,再往四下看看,终究不敢太过,遂垂首躬腰,体态极尽卑微,似正恭聆主人训斥,然口中却说出与身份极不相衬之语:“少废话,你叫我来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低沉的说话声,像是从地底发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陈劭朗然四顾,举手投足、韶举轩轩,风仪好得令人心折。

        只是,他说出来的话,亦与这风仪截然相反,清润声线如淬了毒、冻成冰,每个字皆带寒气:“主人把狗找来,自然是要使唤狗了。你倒执著,定要先大大地吃上几口屎,才肯听人话。所谓狗改不了吃屎,应在你身上,贴切得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有话快说?!毙形⑹苯涌?,抬起头来,寡淡的脸上,堆着一个假笑,又挤出余下四字:“有屁快放?!?br />
        陈劭扫他一眼,唇角忽尔一勾。

        刹时间,似寒风劈面、冰水拍身,周遭气温都似降下好些,那一笑中蕴着的寒瑟与萧杀,直能冻透人的骨头。

        行苇瞳孔一缩,旋即大怒,似是深为自己那一息的怯意而恼火。

        他抬起头,直勾勾望住陈劭,目中似有野火灼烧,有那么一瞬,他的表情像是恨不能生撕了对方。

        在这一刻,他没有再去演戏,亦不肯屈就于表面的身份。

        总归此地空寂,前方阔水连天,身后苇黄荻白,他一切的语言、动作与表情,皆无人得见,他便也干脆剥下面具,表露出了最真实的情绪。

        良久后,他方启唇,迸出艰涩的一句话:“钱玉平找着你了?”

        陈劭头也未回,只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回答,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行苇的面色,飞快地黯淡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然一息之后,这黯淡忽又化作尖酸,便连语气也是酸溜溜的,整张脸酸得都有些发苦:“他把主子的意思都告诉你了?”

        回答他的,仍旧是一个单音节的“唔”,似是那说话之人极为倦懒,吝于多说半个字。

        “主子都有些什么交代?有没有说何时行动?”行苇再度发问,目中竟生起一丝期盼,神情也渐渐变得狂热。

        “干汝底事?”陈劭终是回过头,勉为其难地扫他一眼。

        淡然无波的眼神,如神祗俯视蝼蚁,一如他淡极近无的语气:“我记得,钱玉平在会里的位置远高于你。依照会规,他的事儿,你似乎够不上打听,更遑论你主子的安排。我没说错罢?”

        不含情绪的音线,似弦落而音余,渺渺而来,又在湖风中淡去。

        行苇面色变了变,目中的期盼与狂热,渐次消减。

        随后,他便像是失去了支撑,无力地垂下头,腰也躬向地面,平平语道:“老爷有何吩咐?”

        这一回,他终是有了几分下仆该有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“我想起件事?!背论可袂榈?,抬手拂袖,从容雅驯,然而,他的声音却是紧的、涩的,还有些许不甚明显的忧虑:“不,应该说,我认出了一个人?!?br />
        行苇霍然抬头:“你认出了谁?那群地鼠中一个?”

        “是?!背论肯蜃藕⑽Ⅱナ?,很难得地,语气肃杀:“那人便是在宁夏设伏并杀我之人,他脸我记得并不清楚,但他的眼睛我却没忘。他有一双蛇眼,令人见之难忘。就在方才,我看见了这双眼睛,且可断定,此人便是当年谋害我之人?!?br />
        行苇面色一凛,下意识往前踏了两步,压低声音:“你在哪里瞧见的此人?他现下人在何处?”

        陈劭负起两手,眉头微蹙:“就在找你之前,因要拆读钱玉平送来的密信,我去了小花园,那地方僻静,鲜少人迹,是以我在那里读完了信,并将信件销毁,正要出门之时,恰好有人经过,我避在门后,恰巧那人回头,整张脸都在我眼前,我就此认出,此人正是当年的蛇眼男子?!?br />
        他负在身后的手紧握成拳,眉心拧出一个“川”字,又续:“他似在寻人,一路东张西望,观其体形气象,与我记忆中的蛇眼男子皆一致。据我看来,他应在哪一府做侍卫,一身劲装、上青下玄,袍畔钉着两排铜扣。其身高约七尺五寸,体态矫健,据我所知,其人颇通武技?!?br />
        言至此,他转首望行苇一眼,忽地笑了笑。

        刹时间,天地皆开、水面风来,这一笑令天地亦为之失色。

        “我所知者,尽在于此。接下来就是你的事了?!彼?,淡然的语声中,含了一丝讥诮:“我知道你手下没几个人,只人我都给你圈出来了,若再找不着,你只能自去与你主子交代?!?br />
        语毕,闲闲一挥手:“你可以滚了?!?/p>

  • 第五届中国—亚欧博览会 2019-04-19
  • 飞利浦佛山照明欧普照明六大品牌LED灯管深度评测(上) 2019-03-28
  • 300架F35已交付 专家:中国五代机步子应快点 2019-03-28
  • 曹妃甸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坚强人才智力支撑 2019-03-26
  • 面对问题的态度比问题本身更有意义 2019-03-25
  • 神奇!沈阳现3D稻田画 2019-03-25
  • 传媒每周热闻第359期:第41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发布 新浪微博热搜下线整改 2019-03-22
  • 方法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3-22
  • 中央纪委紧盯“节点” 4年来通报曝光问题近4000起 2019-03-20
  • 我老张工可没有笑博士的野心,但自信有笑博士无法企及的本事。科学技术支持计划经济,在计划经济下,资源的配置和需要是计划的,无需个人去过多地操心。个人对社会,主要是 2019-03-20
  •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9-03-18
  • 五月份经济运行稳中向好——新动能茁壮成长 企业效益持续改善 2019-03-18
  •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中心 2019-03-17
  • 心疼!野生水鹿从陡坡摔落 右角断裂身体多处受伤 2019-02-16
  • 杭州海关查获侵权世界杯足球 2019-02-16